西泽

Umbrella

甜到背过气【吸氧

木反-直至最后:

小红鸟生日快乐wwwwww今天和Kon不可描述了吗!


请配合BGM食用:Train-Umbrella


 


分级:PG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Kon-El/Timothy Drake


梗概:下雨天可能也没有那么让人厌恶。


注释:欧洲三部曲即伍迪·艾伦欧洲三部曲,《情迷巴塞罗那》《爱在罗马》《午夜巴黎》。某些情节借鉴了电影里的内容,而且这个老头子实在太有趣了XD大力卖安利!


 


/You have my heart


    And we’ll never be world’s apart/


 


你知道,人最好的归宿就是床,尤其是外面下着瓢泼大雨的时候。这是泰坦塔上一道全票通过的真理,就连工作狂红罗宾都举手表示赞同。


“趴在床上打字确实有时候比坐着舒服多了,”提姆这么对康纳说,“我不会让效率因为打字姿势改变而降低的。”


而事实则是,康纳像一只手感棒到爆表的等身抱枕横过整张床,虽然因为宽度不够导致脚踝及以下的部位都伸了出去,而提姆就把脑袋搁在他盖了毛毯的肚子上,两只手被他的腹肌托得悬在键盘上空,然后懒洋洋地扫着面前的手提屏幕。房间里冷气打的过足了,康纳甚至还用TTK给认真工作的提姆披上厚重的被子。


“提米,你敲了这么久的电脑,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要,”提姆说,小幅度扭头,一戳刘海落下来遮住眉梢。哦,老天,康纳十分庆幸没有其他人在场,否则他脸上近乎扭曲的笑容一定会被当成泰坦塔里的实用聊天表情包,“再给我几分钟查完这个档案——等等康纳你别动!”


超级小子回头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这让提姆半真半假地瞪他一眼。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直起身来,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敲了几下键盘然后合上了电脑。


“……你。”


康纳飞快地坐起来绕到背后抱住提姆,他的脚把提姆的缠在一起,床上衣服和文件乱糟糟堆成一片。


“这么快?”


“我粗略记了记就把电脑关了,”提姆说,不满地把落在眼前那咎刘海夹到耳后,它总是会滑出来,“这都怪你。”


他从康纳的四肢中挣扎着转了个身,看着后者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脸上还挂着一个蠢兮兮的笑容,然后拽住对方的领口拉向自己。


“好,”康纳的手先是整个儿地贴着他的脸颊,然后指尖又顺着耳廓绕到脖颈,接着用力而克制地抱住他,在吻和吻之间轻声笑着说,“好,这都怪我。如果不下雨的话我们就可以出去吃冰激凌,”他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窗外,豆大的雨滴用力砸着每扇玻璃,发出很响的声音,“这个天气真是糟糕极了。”


“雨天。”提姆赞同地说,“喔,你想出去是嘛?”


 


 


/And that’s when you need me there


    With you I’ll always share/


 


康纳和提姆在非常少数的情况下也会有一个假期,足够他们俩去什么地方放下义警身份探索一番——当然,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这有可能是因为泰坦放假,虽然从成立以来这种事情绝对屈指可数(什么?放假的义警?)。那么,再可能就是,泰坦的其他伙伴们终于要把他们俩弄出去放松身心,善待自己,这时候正巧赶上夜翼、红头罩和一脸不情愿的罗宾同样认为他们领队的作息急需纠正,提姆就会被强行放一个小小的假期,和他的克隆男孩窝在房间里策划去什么地方走一走。


“我们可以订两张头等舱的机票直飞罗马——”


“我可以抱着你飞过去。”


“——看一场球赛,四处转转。”


“或者跳过球赛?就四处转转然后拍很多很多的照片。”


“——接着飞去巴黎。”


“……哇哦,等等,哇哦,我们还要去巴黎?”


“康纳,”提姆有些好笑地说,“你是在试图帮我省钱吗?”


超级小子一边用TTK收拾两个人的行李一边慢吞吞地蹭到红罗宾肩膀边,他沉默地盯了一会儿对方抱着的电脑屏幕。


“不,我只是想,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一起走一走,你知道,就是真的走走……毕竟出任务的时候你总是用钩索,而我也只是飞在旁边。”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被活生生掐死在喉咙里。而提姆能肯定自己的脸又红了。他和康纳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让他了解到,看似沉闷的超级小子其实对撩人技术也有不算太深入的了解。诚然康纳不会说太多的情话,他更乐意付诸行动,这点从他跌跌撞撞对提姆的告白、失落时两人独处的亲亲抱抱和电影之夜里便能一窥究竟,值得一提,那真是特别热辣的好多个夜晚。但偶尔,他也会说一些话,让提姆觉得自己是多么乐意把灵魂交付对方。就比如现在,康纳伸出健壮的双手环着他——最近他特别喜欢这么抱着提姆,也许是因为他太爱对方发梢触碰自己脖子的痒痒感觉——同时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着他的愿望,上帝啊。提姆没法不让自己别过头寻找对方嘴唇的位置吻上去。在他们身后,被TTK从衣柜里拽出来的衣服全数掉在地板上,交错叠起就像一颗甜腻的心。


当这个吻终于结束,他们俩也终于拉开一段肉眼不可见的距离喘气时,提姆小声对他说:“呃,康纳,实际上我打算的是这几天里跑三个城市。我知道你有多喜欢欧洲三部曲…”


康纳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拉奥啊,提米,提姆,提米,你是认真的吗!”


“我知道这样很赶——”


“我太爱你了,”康纳笃定地打断他,并啄了一下提姆的唇,“我真是太爱你了。”又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你要是觉得赶,我们也许可以把三个城市分给三次假期?你知道的,有个词……呃,来日方长?”


提姆嘟囔了一声,康纳的告白总是来的猝不及防,每次都像颗游走球狠狠给了他一记。地板上的衣服依旧躺在原地,TTK还是没有运作起来。很久之前迪克与提姆讨论过这件事,关于超能力者太依赖他们的能力这个命题,他们对此高度一致持反对意见。而事实是,刚开始的时候,提姆会经常提醒康纳尽量拒绝用TTK完成事情,但自从康纳越来越与提姆肢体接触并将事情抛给TTK后,他就对这个不那么在意了。他在心底小小地哀嚎了一声,提摩西,你完蛋了。


“哦,没错,来日方长。”提姆重复一遍,下定决心不告诉康纳他有多喜欢这个词。


他的克隆男孩会开心到飘起来的,他甜蜜地想。


 


 


/Told you I’ll be here forever


    Took an oath I’ma stick it out till the end/


 


最后康纳的建议获得了采用,这引得其他知更鸟们对此感慨不已。出发的那天清晨,提姆联系了在意大利值守的其他英雄,得到罗马依旧大雨滂沱的回复。他有些忧郁地推开窗,泰坦塔也被朦朦胧胧一片连绵细雨笼罩着,这让它的造型像是在表现出“Tear”这类跟水有关的单词。


鉴于他实在不想回忆起被雨浇个湿透还要直面半空中大风糊脸的经历,所以,他们最后还是坐飞机去了罗马。提姆托腮看舷窗外,下雨天真是太糟糕了。


“你还好吗康纳?”


“我没事,”康纳说,把玩着一包可怜的青豆,“我只是在回忆克拉克之前跟我说他坐飞机的经历,关于怎样克制住自己不腾空的部分,尤其是颠簸的时候。”


提姆想了想,然后翻出笔记本。


“我在上面装了刺客信条,”他对康纳报以和蔼的微笑,“怎么样,我的克隆男孩?这就是飞行器的好处,而且你还可以先提前熟悉罗马。”


 


康纳有把潜行玩成无双的体质,提姆想起克拉克难得几次碰游戏的操作,这应该是叫康纳的自带技能点,亦或是流淌在氪星人基因里的一部分。每到任务要求潜入的关卡他都能欣赏到康纳多次同步失败后的表情,面容扭曲,头发乱七八糟地像天线一般支楞出去。这时候提姆就会大方地帮他过掉这个任务,附带一个小小的——


“下次电影之夜我来选片子,你不许有任何异议?”


“……好。”康纳委屈,但他不说。在前几次不只有电影的电影之夜里,提姆多次盯着角落里几张碟片,虽然他没有选,不过康纳留心抽出来过,发现它们名字叫寂静岭。考虑到对方的实际年龄,这太超出了他的选择范围,提姆明白这点,但很多事情总要试试才有意思嘛。


九个小时后飞机终于停在费米齐诺机场,提姆的游戏技术让人无话可说,康纳已经欠下五部恐怖片了。蝙蝠家的小鸟在这点上一致得让人害怕,康纳低头看着自己被强行套上的蝙蝠侠T恤想。他还是希望穿着自己黑底红字的标志出门,尽管他的男朋友对此丝毫不加掩饰地表示了嫌弃(“说真的,有谁会24小时只穿同个款式的衣服?”)。


“啊,意大利,这个浪漫的国度。”提姆说,他伸了一个懒腰,余光狡黠地黏在循规蹈矩单手把行李扛下来的超级小子身上,“也许你可以一边洗澡一边大声唱我的太阳。”


“嘿,但是那时候你总在旁边看着呢。再也许我可以装成本地人,然后你来找我问路,我就亲自带你走过去,”康纳有些害羞地说。他走过来,空出的那只手牵住提姆的不肯放开,“这样我就可以趁机约你吃晚饭,然后明天接着带你到浪漫的地方四处晃荡,后天也是,大后天还依旧如此。长久下来你就要深深爱上我并且离不开我啦。”


“你想得美,康纳·肯特,”提姆装出一副嫌弃的语气,但他的表情暴露了自己,“你想得美,你根本不认路,明明是你离不开我。”


他们凑近对方,交换了一个冗长的吻。


“得啦,我的罗宾,”康纳把嘴贴在对方唇瓣上轻轻地说,提姆因为若有若无的气流笑着,胸腔微微震动,“你早就已经离不开我了。”


 


 


/Now that it’s raining more than ever


    Know that we still have each other/


 


提姆和康纳的第二次异国约会起程出了一点小意外。提姆本来打算的是当他处理完泰坦里的文件后,回到韦恩集团搞定一个操蛋的会议,接着就是完美的飞行——提供自超级小子,他和康纳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双脚丈量巴塞罗那的街道。所有环节都差错在开完会后,没有提前通知阿福,德雷克小总裁又忘记了带伞,他不得不被突如其来的暴雨短暂地困在韦恩大厦里。


“……康纳,”提姆转身进电梯,他等了一会儿,当电梯停下来后继续小声对着空气说,“呃,我在韦恩大厦楼顶。”


一分钟后康纳携带满身的雨水赶到提姆身边,发现德雷克总裁正悠哉地躺在沙滩椅上,旁边玻璃桌整齐地摆着柠檬水和做工精致的糕点,巨大的遮阳伞名不副实地将氤氲的水气与提姆和食物隔开来。他甚至带了一副墨镜,看到康纳像只落汤鸡一样飞过来,提姆将墨镜拉低到自己鼻尖,睁大眼睛从镜框上方盯着降落到另一把遮阳伞里开始拼命抖落水珠的超级小子看。他西装革履地翘着腿,轻快无辜地冲对方打招呼:“嘿,康纳,听说你要去巴黎,正好我也顺路,一起吗?专机送你过去哦喔。”


“好啊,提摩西总裁,我们坐飞机吧,”康纳脱下自己湿透的T恤拧干,对方的视线立马像一块顽固的膏药飞过来粘在自己身上,他用刻意装出来的恶狠狠的语气说,“这样就有机会让我们能够好好的,彻底的,把你烘干一下。”


提姆终于摘掉墨镜,展开一个了然的笑容:“喔,我乐意奉陪。”


 


 


/If the hand is hard


    Together we’ll mend your heart/


 


在结束了一个持续将近星期的任务后,期间他能合眼的时间没超过30个小时,吃的东西更加糟糕,连称作食物都算勉强。杰森数清楚打到账户的钱有多少个零便荡着钩索赶回安全屋,一路上都在盘算是先跟床还是厨房打招呼,毫无疑问他迫切需要一个不在意何时能扒开眼皮的深度睡眠,但与此同时,他的胃又在高声抗议着让他给自己加顿美味的夜宵,这里面起码得包含一块浇了黑椒汁的牛排。他并没有纠结很久,因为当他从窗户里钻进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开灯就看到有什么东西整个占据了他亲爱的沙发——


“我靠!格雷森?!”


睡梦中的迪克没理他,还翻了一个身。杰森毫不留情地把灯打开,然后给了他的肩膀一拳。


“呃哦?!”迪克跳了起来,双手撑着坐垫精准地翻过沙发靠背落在地上,脚尖先着地没发出任何声音。该死的杂技演员和他该死的条件反射,“……小翅膀?你回来啦!”


杰森双手抱胸看着对方。他快回到家的时候终于想起来第一件事是应该把头罩摘下来,好给自己被汗打湿的头发们透透气,都怪夜翼,他现在不想折腾自己的头罩了,“你有两分钟来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安全屋,然后给我出去。”


迪克皱眉以示不满。


“嘿,小翅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了你有没有水我好渴——”


“一分钟。”


“不能让我先喝杯水吗?”


“不能。三十秒——”


“你一定对待会儿布鲁斯和鸟宝的视频通话感兴趣毕竟你知道康纳和鸟宝在一起了又两个人跑出去休假但是他之前还没跟布鲁斯正式谈论过这个呢并且布鲁斯是最后才知道他们在一起的哦我就知道鸟宝对他的哥哥还是很好的——”


“那是我们意外撞见他们俩在亲嘴的,小红可没跟我们说。”杰森按住内心的波动说。


“达米安又掉了一颗牙他可爱极了你真的不想回去看看嘛?”


“他说话漏风吗?”


“哦,”迪克回答,“他尽量不说话。”


“……”


“而且阿福今晚还烤了小甜饼!小翅膀?杰鸟?杰森?杰杰杰杰——”


“……我回。”杰森假装他不为所动。


“好耶!”迪克开心地比了个剪刀手,“我就知道,我已经跟阿福和布鲁斯说了。”


杰森终于把自己的头罩摘下来,两戳白发蔫嗒嗒地落在额头上。


“听着,趁我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先闭嘴。”但他深知迪克是不会理会这句话的,对方依旧在说个不停,杰森内心不由得兀自叹了一口气,“还有,你个傻鸟,没看到饮水机就在你手边吗。”


 


提姆表情复杂地看着屏幕,康纳在他身边尽最大的能力将自己缩成一个球。感谢大蓝鸟,他的家人难得又聚齐在蝙蝠洞里,还纷纷从摄像头边探出一个脑袋来。布鲁斯坐在电脑前,左扶手边是紧紧把嘴抿成一条线的达米安,右扶手边则是端着一盘小甜饼的阿尔弗雷德——喔,见鬼,今晚阿福甚至烤了小甜饼——迪克撑着布鲁斯的椅背站着,就连杰森都来了,懒洋洋地窝在后面一点的沙发上,还要执着地冲着摄像头挥手。天啊,提姆得费点力气才能不让自己关掉这个见鬼的视频通话。


“提摩西少爷,旅行还愉快吗?”


提姆有些恍惚:“呃,还算挺愉快的。”


“嗨!提米和康纳!”迪克说,“康纳,提宝有没有按时吃饭?他的作息真是太糟糕啦,帮我们看着点他。”


“好的,好的,”康纳疯狂点头,“我会的。”


“哟,小红,这家酒店看起来不错,房间隔音应该很好,”杰森说,“康纳有没有抱着你飞过高迪的巴特娄宫啊?”


“……”


康纳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提姆悄悄地在他家人看不见的地方扣住对方的手。


镜头对面的达米安没说话,尽管他看起来差一点点就憋不住开口了,但是迪克过于期待的目光还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而布鲁斯,布鲁斯则十指交叉撑着下巴安静地盯着画面一言不发。夜巡时间将至,蝙蝠侠已经穿好了战衣,罗宾和夜翼亦是如此。除了揭掉面罩的杰森,提姆没办法看出其他人的真实表情如何,这让他有些焦躁。值得一提的是,康纳也无法透视到他们的面容,自从蝙蝠侠弄清楚氪星人的超级视线后,他就在每套凯拉夫纤维下都加了一层铅。康纳只能尽量维持着扭曲的微笑继续盯着屏幕,他说不明白此刻自己是更想一飞冲天还是瘫痪在椅子上。


为了打破尴尬,提姆不得不咳嗽几声:“呃,布鲁——蝙蝠侠?你手头有什么西班牙的案子需要调查吗?”


“……没有,你就好好休息吧。”


“……哦。”


康纳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哦,提宝,”夜翼欢快地插进来说,“所以你和康纳,”他促狭地挤了挤眼睛道,“约会还算开心吗?罗马和巴塞罗那,哇哦,那可真是浪漫极了。”


“……认真的吗迪克?”提姆从牙缝里小声而艰难地挤出来几个字,“这个时候?”


布鲁斯依旧沉默着,有可能是因为他在想该说些什么,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想说。康纳开始呼吸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可是这群人中唯一不需要氧气的那个。


“呃……迪克,我们……”他磕磕巴巴地说,看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被自己噎死,“我们是,呃,是在一起了,我和提米……呃,我是说,我会照顾好他,按时吃饭,按时上床睡觉,什么的……呃呃呃不不不不是那个上床!”他慌张地解释,这时候他的咽喉才像是终于顺畅了,“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天啊……提米他真的经常不按时休息所以我,我就,呃,会提醒他。”


迪克展开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达米安终于张嘴了,虽然只是表达不屑的一个语气助词,但提姆还是飞快地捕捉到到了乳牙掉落空出的豁口,喔。


布鲁斯最后还是决定说些什么,他对着隐藏的麦克风口遣词造句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然后外带念了康纳的名字。


“提姆……康纳。”超级小子紧了紧他和提姆十指相扣的那只手,“……你们后天回来庄园吃晚饭再回泰坦塔,先把上次追的案子给结了。”


迪克还在笑,杰森吹了一声口哨,达米安已经完全不在意他依旧处在换牙期的这个事实了。提姆内心飞过成群的知更鸟。


“好的蝙蝠侠,好的。”康纳这么回答他。


 


 


/You can run into my arms


    It's okay don't be alarmed/


 


“提米?”


“……嗯?”


“你,呃,我以为你会想去走走?”


“……哦,呃,不好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嘿,嘿,提米,”康纳说,从和他并排坐着的位置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下来,伸出手扶着提姆的脸,眼睛不避不闪地盯着对方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看,我现在就在这里啦,就在你眼前,一切都过去啦。”


巴黎今日多云,这是一个非常适合旅游的天气,没有过晒的阳光也没有令人惆怅的大雨。这是他们的第三个小假期,按理来说他们俩应该挤在蜂拥而至的游客群中,到凯旋门、卢浮宫或者巴黎圣母院之类的景点边上拍很多照片,然后沿着塞纳河畔挑选一个方向前行至晚饭时间点,再找一家地道的法式餐厅大快朵颐,最后在法兰西的夜幕和霓虹中假装穿越到一个世纪前的黄金时代,就着美酒与音乐谈论文学与革命的关系,而不是像他们还在哥谭一样,占据滴水兽头顶所剩无几的位置单膝着地地俯视整座城市。提姆没有准备一跃而下打击犯罪,他只是在静静地朝埃菲尔铁塔的方向发呆,甚至还穿着便服——康纳的T恤对他来说虽然还是宽了点,不过黑底红标识的衣服总比穿着绿灯的标志蹲在楼顶好。


“你上次回来我们就是在那边见到的,记得吗?”提姆干巴巴的说,“我还在出任务。然后你就回来了。”


“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还是‘你打个电话就行了’,”康纳温柔地说,“我有没有夸赞过你的摩托车?它真酷。”


“之前没有,谢谢。”提姆说,“喔,那边就是当费尔-罗什洛广场了,我想你应该不会忘了那个地方。”


“哦,天哪,提米,”康纳终于不接着像什么奇怪的旗子一样飘在半空中了——他穿着胸前印了一个巨大红罗宾标志的T恤——他抱住他的罗宾,有些慌张地问他,“你不是还在责怪自己吧?——不你别否认,天哪提米,我知道你是怎么惩罚自己的,但是,天啊,那真的不是你的错!你看,甚至就只有你还相信着布鲁斯没有死——”


康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早该猜到的,他的小红鸟见鬼的负罪感,他会悄悄孤立自己,对别人却又总是装出一切都已过去的坦荡样子继续工作,但其实已经把自己逼得密不透风,像一杯即将饱和的溶液,再加进些其他什么物质就会从伤口里析出血来。他每天就这么安静地呆着,思考着,关于所有的过错和无能为力,关于父母,关于那时候的斯蒂芬妮和康纳,关于他失去的东西,关于他地狱般的一年。然后,忏悔时间结束,提姆还要列出下个任务的计划A到E,并且不与任何人说。


“提米,提米,”康纳紧紧抱着他,“一切都过去了,这是真的,这才是真的,布鲁斯回来了,斯蒂芬妮回来了,我也回来了。”他为没法在这些人中间加上杰克而同样深深难过,“那个被认为疯了的不可能任务你完成了。天哪,提米,克拉克甚至都没法救下所有人,而我,我也……”


他说不下去了。提姆把脑袋埋在在他的怀里,露出乱糟糟的头发。他正在轻微发抖,要不是康纳这么紧地抱着他,可能他都很难看出来。


“也许巴黎不太适合度假?”康纳隔了一会才说。


“也许巴黎不太适合度假。”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今天应该下雨的。还有,你太喜欢伍迪艾伦啦。”


“因为电影很有意思嘛,”康纳辩解道,“我还很喜欢你的发型——现在的,当时你的刘海真的太长啦。”


“喔,”提姆终于抬起头,他的眼睛无比清澈,像一湾静静的蓝色浅海,“但你还是没换制服。”


“你也没有换,不过我也终于习惯你的头套啦。”


“皮衣制服其实也没有很重,康纳。”


“好吧,好吧。提米?”


“嗯?”


“你知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的,你知道的。”


“……嗯。”


康纳不屈不挠地盯着对方的瞳孔:“真的,都过去了。我们都在,提米,我们都在。”


过了一会儿提姆才回答他。


“……好。”


 


 


/So go on and let the rain pour


    I'll be all you need and more/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会在下雨天出门了?”卡茜说。


巴特正在疯狂地咀嚼一块饼,他的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没法说话,只能发出几个音节来赞同卡茜。


“喔。我们只是,呃,淋习惯了。”康纳说。


“对,我都怀疑中城的天气巫师终于盯上我了,或者我们,或者泰坦。”提姆说。


“哈哈哈,这很好笑。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幽默感了,提姆。”卡茜说,“你用了‘我们’,我的天啊,你们俩快去开房吧。”


“不,”提姆波澜不惊地回她,“我们要去散步。待会见。”他和康纳同步率惊人地转身跨进电梯。


“……他们这是在一起了?”巴特终于艰辛地咽下那块饼,他问趴在窗台上的卡茜,“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们宣布的时候如果你不是在全神贯注地吃东西的话,那就是你在全神贯注地喝水,”卡茜头也没抬地说,她正企图找到提姆和康纳的身影,“鉴于他们俩大部分时间都在放闪,所以这句话你应该这么问,‘他们什么时候不在一起了’,这样可能比较对。”


“好吧,”巴特耸肩,“但是这么大雨去散步?我还以为泰坦里没有人喜欢下雨天。”


“呃,这个,提姆带了雨伞。啊,我终于知道哪里感觉不对了,天啊,红罗宾带了雨伞?你敢相信吗……哦,我看到他们了。”


巴特冲到窗边,他低头找了一会儿才发现他们俩。依旧是大雨倾盆的日子,提姆带了一把不大的黑伞,由康纳一只手举着,另一只手则揽着他的肩,把他严严实实地护在怀里。四周朦朦胧胧地被浓厚的雾气笼罩,路面被模糊无法看清,雨水从伞尖滑落下来,不停地滴在康纳曾经的制服外套上,但他没理睬。


因为他们俩正稳稳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前方走去。


 


 


/It's pouring rain,it's pouring rain


    Come here to me,come here to me./


 


END



评论

热度(61)

  1. 炒饭一号机只有段子木反板板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氪星种植园
  2. 西泽木反板板板 转载了此文字
    甜到背过气【吸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