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蝙超】他没有告诉你的事情(花吐症) 完结

天哪这章好戳!

朝中尘:

[下]


完结完结!这个文写的我好心塞啊。


他没有告诉你的事情(上)戳我


他没有告诉你的事情(中)戳我


 


 >>>


漆黑一片。


蝙蝠侠睁开眼睛。


周围都是石壁,滑腻冰冷的触感。


蝙蝠侠皱皱眉,回忆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了什么。


 


>>> 


试问一枚小小的金属子弹对超人的伤害有多大。


如果在两个月以前,那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是不一样了,对于超人来说,任何一枚小小的金属都有可能刺穿他的皮肤。


克拉克变得越来越困倦,任何的活动都可能让他感受到疲惫。


仿佛有几千双手拽着他向下坠去。


 


“克拉克?”


超人不甚自在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


“克拉克?”


超人睁开眼睛。


闪电侠扶着他的肩膀,有些担心的叫着他的名字。


“Flash?”他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


“你睡着了,怎么叫的叫不醒你。”闪电侠身后,绿灯侠降落下来回答道。


超人意识到刚刚自己竟然在蝙蝠侠讲话的时候睡着了。


这是自己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抬头是蝙蝠侠紧抿的薄唇,以及微皱的眉宇。


超人有些慌,来自蝙蝠侠的视线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正想着,一种熟悉的刺痛再次袭来,有什么抵着自己的喉咙向外涌。


他狠狠皱眉,想将喉咙里面的那些咽进肚子。但是实在是疼的厉害了,仿佛有无数利刃顺着五脏六肺一点一点刮伤了口腔。


超人用手捂住嘴,推门走了出去。


神奇女侠看着蝙蝠侠皱的更厉害的眉头,谈了一口气,跟了出去。


原本粉红色的花瓣,如今已经殷红。深红色的花瓣漂浮在被鲜血染红的水面上,颜色比水面还要深一些。


超人捞起几片花瓣,看着手中的殷红,自嘲的笑了笑。


 


偌大的玻璃会议厅只剩下了蝙蝠侠一个人,他起身推开门走出了房间。背后的灯光一盏盏关闭。


拐角处,一抹红色让他停住了脚步。


几朵红色的花瓣飘在水上。洗手间的灯光是暖黄色的,走廊里是黑暗的。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蝙蝠侠黑色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他看着已经和血液完全融成一体的溶液,伸手捧起一簇花瓣。


水从他的手指缝隙中被过滤出去,只留下已经被水泡的蜷缩的花朵和一些枝叶。


蝙蝠侠把手放到嘴边,一仰头,将花瓣连同枝叶尽数吞下。


原来真的很疼,枝叶划过嗓子滑进胸腔,留下火辣辣的痛感。


[如果有人碰了花瓣,就会感染上同样的病症。]


戴安娜的话在耳边嗡嗡作响。


还没等喉咙里面火辣的触感退散,一股恶心感随机涌了上来。


[原来是这种感觉么。]


[真疼啊。]


蝙蝠侠咳嗽了几声,看着鲜红的水中再次滴入了几滴鲜红,有白色的花瓣落入了红色的花瓣之中。


[让你觉得不是余生的漫长,而是一两件不可挽回的事。]


 


 


自从那之后,超人被全体正联成员勒令在家休养。


没有人问到底怎么样,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交给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


毕竟蝙蝠侠是蝙蝠侠。


超人不在的世界又一次掀起了风波。


其中一个秃子闹得最欢。


 


 


没有人明白莱克斯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说他是正联的敌人吧,他曾经帮过正联的大忙;说他中立吧,但是他和超人就是永远的有你没有我的拉锯战。


闪电侠曾经有过这样的疑问。


他是不是看上克拉克了?


要知道小记者最招那种什么都没有只有智商和钱的总裁了。


当他说出这样的疑问的时候,所有正联成员都把头整齐的甩向了坐在主位上的黑色身影。


蝙蝠侠对此表示不屑。


 


好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你让超人乖乖待在家里,他就会乖乖待在家里么?


开什么玩笑。


 


当超人赶到的时候,卢瑟正拿着一把枪对准了蝙蝠侠漆黑的背影。


蝙蝠侠站在吊索上,稍稍不注意的一步变会身溅深渊。他现在正忙着和身前的人纠缠,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后面冒着硝烟的枪口。


超人发誓这绝对是他人生中一次这么快,而且他的嗓子快疼死了,那些该死的花又在往外涌。


蝙蝠侠一脚踢开眼前的人,感受到身后的声响,迅速转过身来。


“砰!”


血花在蝙蝠侠眼前炸开。


神之子在他面前缓缓坠落。


蝙蝠侠愣了两秒,喉咙里涌上甜腥。


情急之下他伸手抓住了那随着主任落下,但是被风吹起一角的红披风,和超人一起坠落了下去。


红色的背影和黑色的披风互相交织着,在烈烈寒风中互相缠绕在了一起,然后被浓雾笼罩,不见了踪影。


 


>>> 


蝙蝠侠回过神,四周很黑,甚至连月光都没有打到这个地方。


看来挺深的。蝙蝠侠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看周围可能是一个坑。


他掏出手灯,照亮四周,寻找那个人的身影。


刚刚再落下的时候,他清楚地感受到超人将自己所应承受的重力冲撞承受了一大半。


 


克拉克皱皱眉,真的好疼啊。


钢铁之躯在逐渐失效的他从这样的高度坠落下来虽然不会致死,但是巨大的痛楚在他落地的瞬间就席卷了他整个右臂。


看来短时间是动不了了。


四周很黑,超人正在习惯黑色环境的时候,一束光线就着这么打在了他的身上。


“你怎么样。”蝙蝠侠经过处理的声音低沉嘶哑而有力。


“没什么大事。”超人装作无事的回答道但是却在对方碰到他的右臂时发出了疼痛的呻吟。


蝙蝠侠蹙眉,从腰包里面掏出了绷带,裹上超人右臂那个因为划过裂石而留下来的巨大伤口。


鲜血不断地从撕裂处翻涌出来,刚刚裹上的白色的布条瞬间被染红。


超人忍着痛楚,低头看着弯下身子为他包扎的那个人。


他的蝙蝠头罩早就已经脱掉,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眉头紧锁,好看的眼睛也因为专注微微眯起。有些细小汗珠聚集在一起因为重力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来。因为手里的动作,微型手电筒被他咬在嘴里。超人仔细观察,他的下巴上还有些胡渣。


喉咙有些紧。


超人发誓这三个月他肯定把这一辈子的痛都体验过来了。


喉咙里面被花朵填充,一张嘴仿佛就要捅出来了。超人赶紧捂住嘴,却有些殷红的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蝙蝠侠没有抬头。“疼么”他把变声器去了,手里拿着手电筒,用他属于布鲁斯韦恩的声音问道。


殊不知他刚刚把嘴里的花瓣用力咽了下去。


超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看着那个人的脸。


好看极了。


超人这么想着。


“你真正的声音比你处理后的声音好听多了。”超人笑了,有鲜血掺杂着花瓣顺着嘴角钻出来。然后他抬起左手擦了擦嘴角,轻声唤到“布鲁斯。”


布鲁斯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停下手中的动作,再次问道“疼么。”


“不疼。”克拉克还是在笑。


“我不是说手臂。”布鲁斯终于抬头,看着克拉克嘴角还没有被他藏起来的花瓣,“那些花瓣,疼么。”


“疼啊。”


布鲁斯差异,他没有想到克拉克回答的如此耿直。


“是很疼。”布鲁斯自言自语道。


克拉克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


恶心的感觉席卷布鲁斯的咽喉,他咳嗽两下,克拉克连忙低头看着他,然后睁大了眼睛。


布鲁斯摊开手,里面躺着几朵花瓣。


[这是什么。]克拉克有些心慌。


[这些花]


[怎么回事]


布鲁斯看着手中的花瓣,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说很疼的。”他笑了“你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据说心中没有羁绊的人是不会患上花吐症的。]


克拉克不解。


[那么你心中的个人是谁呢。]


想了想布鲁斯心中有某一个人。


好羡慕。神之子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是你。”黑暗的空间里,布鲁斯轻轻说道。


“?”克拉克没有听懂。


“我是说。”布鲁斯起身,扣住克拉克的脖颈“那个人是你。”


克拉克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是炙热而小心翼翼的吻。


布鲁斯的嘴印在克拉克的唇上,宣布自己的主权。克拉克听见布鲁斯从喉咙里面发出的气声,犹如濒死的野兽呼唤爱侣的喘息,将克拉克的回应尽数吞入肺腑。


过了多久克拉克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布鲁斯松开他的唇齿时,温热的吐息在他耳边环绕,他抚摸自己后脑勺的手紧扣,脸颊接触对方的眼睑。


困意与疲倦再次充斥。


他克拉克感受到的了眼睛的沉重。


“睡吧。”那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犹如苦涩的黑咖啡里面投入了奶浆,瞬间溢满了香醇“睡吧,宝贝。”


又不是孩子了。


克拉克这么想着,终于缓缓任自己跌入了黑暗。


 


>>> 


再睁开眼已经是在床上了。


布鲁斯韦恩的宅邸。


布鲁斯的卧室。


里面充斥着布鲁斯的味道。


那个人推门而进。


“我怎么?”克拉克疑惑。


“你睡了三天。”


说罢布鲁斯走到床边,弯下身轻轻吻上克拉克的嘴角。


克拉克伸手环上布鲁斯韦恩的肩,随即加深了这个吻。


有水渍顺着他的眼角滑下。


布鲁斯拂上克拉克早就已经恢复的右臂。


克拉克的双脚轻轻脱离了地面。


哦,该死的7cm身高差!


 


>>>> 


“跟布鲁斯接吻的时候我竟然哭了。”克拉克捂住脸,崩溃的对露易丝说道。


露易丝一脸我不想表示什么的表情。


“克拉克,换做是我的我会哭死过去的。”露易丝面无表情的回答。


 


 


------end--------


觉得最后一张好甜啊。。。为什么呢。。。


比较喜欢这种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感觉~


还有一篇老爷的花吐症~~~~~
求求求求评论嗷嗷嗷,小天使们求评论~
评论来了下一篇开肉~

评论

热度(106)

  1. 石崇明朝中尘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完结啦哈哈哈
  2. 七月&流火朝中尘 转载了此文字
  3. 西泽朝中尘 转载了此文字
    天哪这章好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