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授权翻译】Kissing the Quartermaster By JessicaMDawn

甜到窒息!

菌氏龙虾。: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62790


 


分级:G


配对:James Bond/Q


附加标签:Q不应该工作这么久的;MI6内部的流言又添上了一笔;很困的亲亲;Moneypenny知道一切


 


摘要:


缺少睡眠对所有人都有负面影响,MI6的军需官也逃不过。但是他的负面症状是独一无二的,Q支部以最快的速度发现并传播开来了这个发现。然而显然,James Bond忽视了这个流言。


 


我今天去看了那四集伦敦间谍(哦我的心),显然这篇文由此产出了...虽然是不同的同人文剧情也和另外一对没有什么关系。好啦,Ben Whishaw是个喜爱亲吻的人,不是吗?就让我放松一下。


 


 


MI6从来不休眠。总有一些人为这样那样的项目忙活着。双零特工项目就需要更多人的失眠,因为特工们总是在一天的白天,夜晚的任何时刻在全世界各地闲逛(gallivanting)*。Q支部得到了一样强大有力的资产,在他们的主管部门。不用消耗其他能源,只要很多的茶和小饼干,新任的Q可以持续工作两天只为那段时间昙花一现的工作效率。Q宣称他可以工作超过两天,到三天,甚至四天,但是支部的其他成员不允许他待地超过两天这么久,一刻也不让他延迟。


Q支部不让他们的上司挑战自己的极限的原因源于几个月前的Sliva事件之后的那一天。当MI6的其他成员在有危机情况的工作期间,他们也会回家休息几个小时,或者至少在这幢建筑的什么地方小睡一会儿来转换一下状态。Q,相反的,他持续地工作了68个小时,甚至也几乎不怎么停下来去上厕所。


他靠在自己的工作台上,脖子向前扭着就像被固定住了一样,当一个员工靠近他给他带来了一杯茶,,填满放在他桌上已经空了的他第二喜欢的马克杯子。


“给你的茶,Sir.”她一边走近一边说,把杯子放回工作台。


Q转过他的脖子面向她的方向,“谢谢你,亲爱的。”他含糊的说,感觉陷入了半睡眠状态,向前靠去去够他的马克杯。同时他在年轻女孩的脸颊上种下一个吻。


“Sir?”她急促地尖声惊叫了一下,她的手飞上脸颊他刚刚离开的地方。纤瘦的那个喝了一大口茶然后把他的注意转回女孩的身上,他的的眼神看上去比之前警觉精神了一点。“哦,Cynthia.你需要什么吗?”


Cynthia摇了摇她的头,红着脸跑开了。Q支部的其他成员在接下不到一个小时内迅速得知了这个小插曲。谣言开始慢慢流传。Q喜欢Cynthia吗?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们的工作交集很多吗?你这么一说我才想到他们.....


然后是Richard,另一个下属,带着满手的文件走近了Q。他带着一个洞悉一切的假笑走向他的上司,Q正想起身离开他的工作台。他手上已经没有东西要写了,Richard想知道他是不是要离开办公室了。


“要出去了吗,Sir?”他问。


Q摇了摇头。“只是很快地去趟洗手间,向你保证,我会马上回来的。还有太多事情没做了,太多了。”他念叨着。Richard点点头,拿出了手上的文件一边走到办公室里开阔的地方,递给他的上司。“这是你要的文件拷贝。”他说。


“太棒了。”Q接过文件给了Richard一个亲吻,几乎落在他的眼角,作为回报。“我之后会看这些东西的,我希望。”


Richard像是口吃到完全停止了语言功能,而Q根本没有乱了自己的节拍,他径直地走到自动门前出去了然后拐了个弯。


“What,”Richard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来自部门其他人员的轻声窃笑传到他的耳朵里,Richard的脸颊和之前Cynthia的一样红。同样的,部下们窃窃私语起来,传闻传遍了整个大楼。


Q支部的头儿戏弄了Cynthia!或者他们只是出于一个多角的关系之中?他们都不知道Richard也是参与到这个关系之中的。你可能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一个人,不是吗?


在这个插曲牵涉到Mallory之前,没有人开始把这些事情放在一起想。


从Moneypenny那里得到消息是很难的,但是有那么一小部分人知道正确的诀窍并知道了整个故事。Q被叫去见了新的M。那时候其中一个Q支部正在进行的武器原型机被拿去给双零特工试验,但在中途被毁坏了。他们需要把残骸全部收集好并在这周结束之前造一个新的原型机出来。


“Of course, sir.”Q在拿起M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并亲吻他之前说,就像骑士亲吻他的女士一样。


根据Moneypenny所说,Q也亲了她的脸一下,然后留下他们在M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离开了。“只有知道原因的人才能保持镇定。”她带着一个腼腆的笑回忆着。


显然,她在更多地讨论M而不是Q。




在这第六十八个小时,Q已经被传言或者被据说已经亲吻了八个Q支部的成员,两个其他部门的员工,和一个负责清洁的女士。而且全部表现的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怪异或是在他的编程里出什么差错。


现在Q的工作台周边存在一个看不见的大气泡,隐含着警告标签“亲吻范围:进入该范围后果自负。”


流言传闻失效了。显然,三天没有休息的工作让他们的头儿有点神志模糊。R觉得有人应该把Q领回家去。Hendrix表示Q会不会同意离开他的岗位,如果他同意了,唉他回来工作之前会不会真的去睡。Q认为应该有人来把Q带回家并照看着他睡着——如果有必要的话,给他下药。Jamie提出了这项活动的志愿者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谁知道Q发现自己和一个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会干出什么。


Q支部的工作效率在经历了这些传言之后急剧下降。人们想知道他们的头儿会继续做什么事,如果他彻底困迷糊了谁会来帮他,他们应该在现在做什么。


然后自动门无声息地开了,James Bond走了进来。他穿的完美无瑕,但是有一道贴过绷带的割伤在他的脸上,他的右手带着一个小包。


寂静降临了整个房间,只有电脑运作的嗡嗡声,外放的视频,和Bond的脚步声打破这些沉默。Bond径直地走向Q,毫无异样地走入那个无形的大气泡。当然没有,他是个双零,但是他也不知道进入这个气泡的危险,他没有看到每个人脸上的警示。


Bond没有说什么,他把包拿起来,把里面的东西放到Q的手边。


“我真的希望你至少努力给我带回一片碎片来(bring them back in one piece),007。”Q叹了口气,头转向特工的方向。


Q支部们屏住了他们的呼吸。


Bond笑起来,缩短了他们俩之间的距离,非常直接地在Q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R在角落里短短地尖叫了一声,其他一些人发出了吃惊的抽气声。在Bond结束这个吻退回来之前还过了一段时间,但是在他做这些时Q带着一个睡意朦胧却非常愉快的微笑。


他耸耸肩,“至少我把所有的碎片都带回来了,足够你拼一个新的。”Bond说。


Q摇了摇他的头,检查了一些数据和散落在他桌子上的碎片们。“这是一台原型机,你这个呆子(you oaf)。”他的声音里毫无热度,“M这周之前需要一台新的,所以我现在需要...”


“你现在需要回家,在你继续吓到你的下属之前,”Bond平稳地打断他。


和预料之中的一样,Q看上去像被冒犯了,“我不觉得我槽糕到这个程度了,James.”


Bond向前靠向他,用他的鼻尖柔和地滑下Q的脖子,温和地吐息着。军需官闭上了他的眼睛但是拒绝其他的回应,虽然他的手还放在键盘上。


“我会载你回去,”Bond说,就像坐在他车里是个人人都想花钱得到的特权。


事实上,说不定他们真的会想。


Q没有回应一个词,但是他让Bond揽着他的背毫无抗议地把他带出了这大楼。事实上,他看起来像是已经在边走边睡了。


这两个人一走,流言簿上又迅速地开始大量生产新的故事就像大火迅速蔓延。




第二天,Q换了新的衣服回到工作上,带着一壶好茶,精神的眼睛,明亮的脸色。他看上去非常整洁,容光焕发,完全清醒了,准备好去解决最新的威胁。看上去他的所有才能都发挥到最佳状态,但是他花了一会儿意识到为什么他的办公室为什么这么安静,而且所有人都在避免和他对视。


“R,”他轻松地叫道。


他的副主管很快到达,尽管看上去她有点慌张。他敏锐地注意到了。“Yes,Sir?”


“为什么大家表现得这么奇怪?”他问。


R看着他小心地问,“你不...你还记得多少昨晚的事,sir?”


Q把他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表现了一个轻微的耸肩,“很多。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好奇。”她缓慢地回答道。


Q叹了一口气,开始签入他之前的系统。“我记得防火墙的新代码和警报系统,003在斯里兰卡的任务,休息室的茶喝光了。”然后他再一次,更尖锐地问。


“为什么这么问?”


“没有别的了吗?”


现在Q把全部注意都放在了她身上,她在感受到Q眯起看向她的眼睛时向后缩了缩。“发生了什么?”


R摇头,“什么都没发生,”她强调,“有一个......办公室恶作剧,Q支部尝试去减轻负担,但是我猜你已经回家去了。”他轻快地解释道。


如果Q真的去猜,无论这个“办公室恶作剧”是不是被计划过的,这都和他有关。然而,他显然地想绕开一些陷阱,所以他原谅了R半假半真的称述。


“希望那时候是这样的,”他附和道,“现在告诉我昨晚007给我带回来的坏了的原型机去哪儿了?我需要在周六之前给M重造一台。”


所以,一切都完全清楚了,Q对于前一天他自己奇特的亲吻行为毫无记忆。一个接一个,一组穿一组,大家都决定假装着从没有发生。只有到了Q持续工作快到六十个小时的时候,有人会去通知Moneypenny,然后Moneypenny会去告诉Bond,他会来把Q救回家去休息。如果007外出任务了,而Q那时候需要有人提醒他回家去,只需要一些耳机里对话,一些柔和的命令,让军需官放下手上的工作回家去休息。所有亲吻事件被控制住了,可能之后再也不会发生,流言被事实打败被遗忘。


关于新任军需官和声名狼藉(infamous)的James Bond之间的关系的传言,却更加丰富并显得将要毫无止境地进行下去。


...


...


                             fin.


 


 -------------------------------------------------------------------------


 


*


Gallivanting:闲逛,这个词带有和异性一起的意思。可以,非常贴切。


 


这样的军需官可爱得我无法呼吸。【吸氧.gif】


以及,我严肃怀疑当晚的后面一定有人故意借机讨亲亲!!(只有你自己会这么做好吗)


还有一篇本文的小后续x大概,周末放出

评论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