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EC】Looking foward to forever(天启后 一发完)

甜甜暖暖(⑅˘͈ ᵕ ˘͈ )

宁宁宁宁宁_:


Title: Looking foward to forever(看到永恒)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15

预警:番外篇完结章!之后还会放出几章开车福利篇【doge脸】

所有链接:正文。 番外01。 番外02番外03番外04番外05番外06番外07番外08番外09番外10番外11番外12番外13番外14



作者的话: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无以为报【比心】

*・゜゚・*:.。..。.:*・'(*゚▽゚*)'・*:.。. .。.:*・゜゚・*
——

Scott夹着课本朝教室方向走去的时候正好和自行推着轮椅在走廊里巡视学校的Charles打了个照面,戴着红色眼镜的年轻人冲对方微笑致意后很快离开了现场,而盯着那个已经变得更加挺拔的背影的教授才意识到小队长的变化——他原本白净的下巴上长出了零星的胡渣,面部的线条也完全褪去了少年时柔和的模样。

哦,天哪,Charles在内心感叹着岁月的流逝,他想起镭射眼已经在上个月顺利从最高年级毕业并拿到了学位,现在接替了Raven的职务成为了战斗队长,顺便还兼任着一门低年级物理课程的老师。

教授通过玻璃窗的倒影看见了自己那双依旧湛蓝的眼睛,即使抛去Logan这样有自愈因子的特殊存在,变种人衰老的速度也相较于普通人类来说要缓慢许多,如果他不承认没人相信Charles已经五十多岁了,事实上,这位心灵控制者的外表依旧驻足在三十几岁的模样,一直未曾有过明显的改变。

原来从第一战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他办起了一所学校,养着一群性格各异、能力不同的孩子,并且和曾经的敌人、现在的伴侣把它共同经营的还算不错。

“教授?”

在人来人往的通道中间出神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Charles还没来得及多为回忆伤感一会就被人打断了,他抬头看见学校里的另一个读心者站在自己面前,那个叫Jean的女孩比先前刚来到学校时要削瘦了不少,曾经脸上微微的婴儿肥已经消失不见,头发也随着年纪的增长几乎全部变成了暗红色。

“Jean。”他叫了女孩的名字,微微笑了一下,“麻烦你送我回办公室吧。”教授没有向她多解释什么,他猜测凤凰已经在大脑中听到了其中大部分内容。

他们在路上碰见了赶着去上地理课的Ororo,暴风女在来到学校的这段时间里终于抛却了曾经彰显个性的莫西干头,尾部有些卷曲的中长发已经披散到了肩膀,“嗨,教授。”她急匆匆的朝轮椅上的Charles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着站在后面的凤凰比了个口型——她可能要迟到了——作为新上任不久的老师,她必须要在孩子们面前树立起威严。

“真不敢想,”Charles对着推着轮椅走向电梯间的女孩感叹,“好像昨天的时候你们还是一群心智不成熟的小家伙。”

“好像昨天你还是有头发的样子,教授。”

Jean十分温和的揶揄了一下教授现在的形象,她和Charles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一起笑出了声。

“我猜那个时候你们还觉得我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中年男人,”Charles这样无奈的定义自己的变化,“现在完完全全像个古板的老学究。”

“你现在也很有魅力。”

有人否定了教授的自我嘲讽,不过并不是身后高挑的红发姑娘,Jean看见Erik迎面走了过来,他一边回应着Charles口中的话,一边俯下身和轮椅上的教授交换了一个轻吻。

“哦算了吧,Erik,”教授在和对方嘴唇分开后笑着捶了一下男人的大腿外侧,“别试图安慰我了。”

“我说的是事实,”万磁王非常坦然的耸了耸肩,他握着教授的手抵上自己的太阳穴,“不信你可以进我的大脑里面看看,老朋友。”

“我不会读你的,”Charles故意拗着他的意思回答道,“你求我我也不会的。”

眼看他们又要吻在一起,一直站在旁边的Jean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密举动,“对不起,虽然我不想打扰你们,”女孩后撤了一步,她冲着Charles歪了歪头,“但我想现在你已经用不到我了,教授。”

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比Erik和教授更般配的人了,即使他们经常吵个不停,Jean离开时笑着摇了摇头,她用余光瞄见那个男人接替了自己的任务,推着Charles的轮椅朝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Charles还是和曾经一样完美。”

女孩听见Erik大脑里的声音顺着流动的空气飘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她也许真的该向教授证明万磁王的确没有对他说谎。

但是似乎没这个必要。

就算Charles不具有心灵感应的能力,他也会相信那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

这样想来简直浪漫到无可救药。

就在Jean花时间感叹长辈们恋爱关系的时候,教授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份崭新的花名册,而Erik则双手抱胸靠着Charles的书柜站在旁边,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对方翻动纸张的手指。

“今年来了一些有趣的孩子,”教授指着上面几个名字对凑过来的Erik说道,“看这个,Bobby,或许我们可以叫他冰人。”

“嗯。”男人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声,他现在与Charles的距离几乎可以数清对方鼻子上的小雀斑。

“还有这个女孩,她管自己叫小淘气。”教授推开了男人越贴越近的脸,一本正经的教Erik认识他们的新学生。

吃瘪的万磁王终于决定不再捉弄教授,他顺着Charles的目光看到了写着Anna•Marie的右方有一张彩色照片,上面的少女带着些青春的朝气,额前的两缕白色头发让她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小淘气,”Erik重复了一遍这个绰号,他对着Charles挑了挑眉,“听起来是个调皮的小鬼。”

“别这么说,”教授扭过头和男人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对视着,一秒钟之后Charles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警告着自命不凡的万磁王,“小心她吸走你的磁控能力。”

Erik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看下一个,”Charles并不太介意男人对于学生不走心的态度,实际上他知道Erik已经表现得很不错了,“Kitty,她能够让自己的身体或者触碰的东西穿越任何物体,”教授读完那几行字微微笑了笑,“这真是不可思议。”

“幻影猫。”Erik了然的叫出了那个女孩的名号。

“你知道她?”Charles以为对方在开玩笑,“无所不能的万磁王消息依旧这么灵通。”

“Logan告诉我的,”Erik皱了皱眉,“她……曾经帮过那家伙一个忙。”男人停顿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把金刚狼经历的变种人灭绝未来告诉教授,他不想让Charles承受这些臆想中的痛苦。

“Logan?”蓝眼睛的男人不可置信的看着Erik,显然他的谎话说的不太成功,“我都不知道你们这么聊得来。”

“其实是Scott……”

“好吧,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问了,”Charles摆了摆手并善解人意的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但是别妄图糊弄我,Erik,”教授看了一眼有些局促的男人,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你知道为什么。”

“抱歉,我只是……”万磁王还想为自己开脱两句。

“我知道的事比你多太多了,”Charles打断了Erik的解释,“可能也比你早很多。”

随后两个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还要继续看吗,”两分钟之后,Erik率先打破了这种有些沉重的尴尬,他不知道该用哪一个开场白才能调度回刚才轻松的气氛,“还有个叫John的孩子,他能控制火焰。”他拿起桌上那一摞纸冲着教授扬了扬,并且假装很感兴趣的念着上面的文字,虽然男人也知道自己的提议烂透了,但是这已经是万磁王情商的极限了。

Charles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唇角。

他知道Erik一直努力学着变得不那么混蛋。

Peter进来的时候又看见他的老爸和教授在接吻,从姿势能判断出如果不是自己用咳嗽来提醒他们有别人存在的事实,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在桌子上干起来也说不定。

“我不是故意要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你们知道我也不能控制我什么时候进来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合适毕竟我不能预判到里面在发生什么……”

Erik快被他儿子飞快的语速绕晕了,他一点也没听清这个银头发小子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在他询问快银的时候Charles已经进入Peter的大脑把他刚才看到的火爆画面全部抹掉了。

“什么?”男孩感觉自己记忆出现了短暂的断裂,他抓了抓乱糟糟的银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上一个时间段到底发生了什么,Peter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和教授,Charles注意到他转得飞快的眼珠。

“没什么。”跟Charles有过多年交集的万磁王立刻明白了教授对他儿子动了什么手脚,Erik走过去拍了拍快银的肩膀,“发生什么事了吗,Peter?”

“Hank让我上来问问教授,”快银决定不再去思考那些已经消失的记忆,他得先办正事,“蛋糕的口味。”

“这可真是件大事。”Erik冷笑着,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可以下去和那个傻大个科学家打上一架。

“不要芒果,告诉他让Raven放些草莓酱,”虽然万磁王对此十分不屑,在他心里这件事绝不值得打断他和Charles亲热,但显然,教授对于今晚圣诞节家庭聚餐的甜点非常上心,“Erik,”他嘱咐完Peter后又转向了面无表情的万磁王,“你还有别的要求吗?”

“犹太人不过圣诞节。”男人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表达了他的不满。

Peter吐了吐舌头,他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老爸那句口不对心的抗拒,下一秒他出现在了厨房,并向正在忙活晚餐的野兽和魔形女交代了教授的要求。

“Erik没什么想吃的吗?”Hank贴心的询问了一句。

“不用管他,”Raven头也没抬的切着案板上的苹果,十分笃定的告诉自己的男朋友,“Erik多半会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但事实上他都听Charles的。”

Peter对着看向自己的野兽耸了耸肩,表示对方说的一点没错。

Hank失笑,在他回过神的时候快银已经偷走了他刚做好的一盘黄油曲奇饼干,现在Peter正坐在客厅里和北极星共同分享着这些来路不明的零食。

“我觉得我们应该告诉Charles,”魔形女看到他老实的男友只是好脾气的摇了摇头,忍气吞声从来不是Raven的风格,“或者把那个银头发的家伙吊在厨房里。”

“如果我们想被万磁王钉在厨房里。”Hank想了想补充道。

“你等着,总有一天。”金发女人磨了磨手中切菜的不锈钢刀,对着有些呆滞的科学家挑眉笑了笑。

——“Raven,做个淑女。”

两秒钟之后,魔形女的大脑被教授连接,并且受到了对方的教育。

——“Peter,不准再偷吃东西,还有,把这句话转告给你旁边的Lorna。”

——“对了,小心你的脚下。”

与此同时,正在和北极星为了争夺最后一块饼干而打闹的快银也被教授上了课,男孩还没来得及低头看看对方在说什么就被突然飞过来的奇怪东西绊了个趔趄。

Peter眼睁睁看着他的妹妹把那块曲奇吃了下去。

他不得不说教授的提醒还是稍稍晚了一点。

下午的时候乌云压了过来,天空开始飘起了零星的雪片,Charles在办公室里工作的时候Erik走进来硬要给他的腿上盖一条极厚的羊毛毯子。

“壁炉烧的很热,”教授笑着拒绝了男人的好意,“我可不想把自己裹得像只狗熊。”

“你的腿受不住。”即使是表达关心,Erik依旧十分强势。

Charles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极其温柔的表情,那双蓝眼睛里漾着风平浪静的大海,似乎还有清澈的月光洒在白色的浪花上。

“想下盘棋吗。”

“虽然我很乐意,”男人有些遗憾的推辞了教授的邀请,“可我还得下去给那些小家伙装饰圣诞树。”

“今天上午有人告诉我犹太人不过圣诞节。”Charles取笑对方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打了自己的脸。

万磁王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盖上那条毯子,”Erik走出门后突然又折了回来,他盯着Charles的腿看了半天,“一定要盖上。”

“你很啰嗦,”教授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烦躁,“我又没有聋。”

傍晚的时候雪大了起来,鹅毛一样卷着十二月的冷风簌簌的落在已经干枯的绿茵地上,整个学校从外面看像是座被荆棘缠绕的中世纪古堡,很快就被白色所淹没。

Erik擦着一盒旧火柴把大厅里所有华丽的装饰烛台全部点亮了,那些家具的阴影斑斑驳驳的映在雪白的墙壁上,随着火光的摇曳而显得支离破碎,他看见了自己和Charles轮廓也照在上面,因为角度的问题稍稍有些变形。

“可惜我不能和他们一起,”教授坐在轮椅上,凭他良好的视力仅仅借着烛光就能看清外面孩子们嬉闹的场景,“我大学时很喜欢过圣诞节。”Charles回忆起多年前在牛津念书的日子,微微有些感慨。

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还和Raven在雪地里打滚,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什么X教授,Raven也只是一个会变蓝色的女孩,并没给自己起魔形女这个绰号,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西彻斯特,从来不用为变种人的未来担忧。

“你现在跟我一起,”Erik两只手搭在轮椅的椅背上,用一种非常平淡的语调向Charles陈述这个事实,仿佛他们天生就该如此,“守着一群闹腾的小鬼。”

虽然这算不上什么贴心的情话,还是着实让Charles的心颤动了一下。

“好像也不错。”教授坦然承认道,他继续看向窗外观察战况,Scott正把一个雪球整个糊在了Logan的脸上;女孩们堆了一个巨大的雪人,鼻子用的是冰箱里剩余的胡萝卜;而万磁王的三个孩子拿着雪块朝着彼此乱扔,确切的说只有Peter和Lorna,猩红女巫则给她的弟弟妹妹们当着裁判。

“Peter都快三十岁了,”Erik看到快银跟着自己十几岁的女儿在雪地里疯跑,他没有使用超能力因此地上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他为什么不能和Wanda一样表现得像个成年人。”

“他比你想的成熟多了,”Charles看到银发男孩被北极星掀翻在地,现在女孩正坐在她哥哥的腰上,两只冰凉的、沾满雪水的手伸进了Peter的脖子,“他早就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两位家长看到身为姐姐的Wanda走过去把窝成一团的快银和北极星揪了起来,从猩红女巫的表情能看出她正在教育这两个胡闹的家伙。

这一天他们都等了太久,也付出了太多代价。

六点钟的时候Erik和教授一起出现在了餐厅,Charles看见Raven正变成圣诞老人的模样给每个孩子的座椅旁边都放上了礼物,他第一次觉得魔形女的能力除了战斗还有点其他作用。

“Charles,”她用老人低沉沙哑的声线开口叫了教授的名字,又冲着身后的Erik点了点头,“你看怎么样。”

“很完美。”蓝眼睛的男人称赞了Raven的创意。

Erik没有说话,他扬起头环视着已经布置好了的房间,最中间那棵醒目的、挂满彩带和小铃铛的圣诞树就是他的杰作。

万磁王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费劲心思去考虑怎么才能装饰好一棵圣诞树,他以为这种事一辈子都不会发生。

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和Charles走到一起,虽然他一直爱他,但是从古巴海滩开始男人就已经放弃了希望。

“世界上大多数的事都是不能预料的。”

教授显然听见了万磁王大脑里的声音,他并没有去读Erik,但是这些想法对于一个读心者来说有些震耳欲聋——那个男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想的实在太大声了,大到让Charles无法装作视而不见。

“是的。”

Erik第一次觉得无法掌控一切是件好事。

但是现在并不适合思考人生的价值,Logan急切的要求他们两个赶紧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餐桌上的所有人因为刚才在雪地里的体力消耗早已经饿得有些眼冒金星了。

他们坐下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孩子的眼睛都盯在中间那个烤得酥脆的火鸡身上,三秒钟之后他们蜂拥而上扒光了全部的肉。

目睹了一切的教授仍然带着那副柔和的微笑,他看向了坐在自己身边Erik,并冲着对方举起了高脚杯里暖洋洋的热红酒,“圣诞快乐。”Charles轻声说。

“圣诞快乐。”男人回应道。

Fin


评论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