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spideypool】怎样为你的男朋友疗伤

甜甜甜!

妍无玉:

·怎样男朋友(。)系列的第二发_(:_」∠)_【刚放假浪了两天跑回来告诉你们我还活着【x】
·我就用这个来回应奶太太的点梗了(*/ω\*)【不要脸地赖皮
·三只小虫_(:_」∠)_我就是想写总裁(哼唧)泪痣第一次尝试刺客最后写不动了orz【脑壳疼哭唧唧
·望阅读愉快(*ˉ︶ˉ*)
=====
怎样为你的男朋友疗伤


1总裁虫


刚才那个家伙在他腹部狠揍了几拳,他觉得他的内脏大概有些出血,他的小臂上还有一些灼伤,带着胶质手套让他的伤口发痒。
他知道这样就走掉有点不太礼貌,但他无法再面对倒坍在火光中的帕克工业,和员工们失望的表情。
他不是个好老板。
“回去吧,彼得,”安娜捏了下他的手腕,低声安慰他,“回去休息吧,我帮你处理警方那边的事。”
“谢谢你,安娜。”彼得扯了扯嘴角,他的嘴角上也有一块淤青,疼得他轻嘶了一声。
他没有回他跟安娜的公寓,他去了公司附近的一间安全屋。
他从窗户翻了进去,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正在播报新闻。彼得将面罩扯下来,甩到一边,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桌子上有半杯加了冰的威士忌,彼得舔了下嘴角的伤口,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哦,嗨,你来了,宝贝。”韦德拎着一个医药箱趿拉着拖鞋从卧室走出来,穿着可笑的印有蜘蛛侠图案的沙滩裤,“你又炸了你的公司?”
“你再这么说我可要揍你了。”彼得皱皱眉,电视台正在直播着帕克工业的惨状,那个记者正不依不饶地追问着安娜和他的女合伙人。
“请问你们如何看待这次事件?这件事是否又与帕克工业与蜘蛛侠之间的联系有关?帕克工业的总裁彼得帕克——”
屏幕突然切换成了跳着劲舞的金发女郎。
“那跟几个月前的重播一样,”韦德握着遥控器冲他晃了晃,“相信我,废墟绝对不会比热辣的舞娘有意思的。当然,如果跳钢管舞的是你,那绝对会更有意思。”
韦德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冲彼得打了个手势,“来吧,把衣服脱了。”
“嘿,你想干嘛?”彼得冲他的男友挑挑眉,“我以为你只是想看我跳钢管舞。”
“你的伤,亲爱的,我不可能在你浑身淤青的情况下上你,那样的你像个玻璃娃娃——我都不敢用力捏你的屁股。”韦德将药品排列在桌子上,看着彼得将他的战衣脱下来,精壮的肌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紫,有些已经开始发黄,“老天,我都没有在你身上留下过这么多痕迹!你被他们揍的时候是不是比被我操的时候还乖!”
“闭嘴,韦德。”彼得将他的蜘蛛战衣扔到了佣兵脸上。他检查了一下桌子上的药品,确定它们还在可使用的期限内。
“你不想来点酒精?”韦德指了指桌子上的半杯威士忌,里面的冰块化了大半,“我可是特地为你准备的,比你那水深火热的监狱系统贴心多了。”
“它的程序被人篡改了——”彼得再次皱起眉,像想要争辩些什么,但他最后只是咬了咬下唇,垂下眼,用舌尖蹭了下自己的嘴角,“不了,谢谢。”
佣兵可惜一般地叹了口气,拿起那半杯酒倒进嘴里,然后他捏住彼得的下巴,用拇指捻搓了一下青年的唇瓣,俯下身将酒液喂给了他的总裁。
冰凉的威士忌夹裹着韦德的味道冲进了他的口腔,彼得轻哼了一声,醇香的清液滑过咽喉留下辛辣的余韵。韦德刻意挤压着他的唇角,滑腻的舌头跟他纠缠了一会儿,转而去舔他嘴角的伤口,对着那点淤紫轻轻地戳弄。
“你这个混蛋……”彼得嘶声轻喘着,他的嘴角疼得更厉害了。
“会好起来的,”韦德吻了吻彼得的嘴角,用鼻尖轻轻磨蹭着他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02泪痣虫


想想你的作业,彼得,还有你的老板詹姆士的臭脸——你不能倒在这,起码现在不行。
彼得扶着墙支撑着自己,他的膝盖疼得厉害,如果他现在脱离墙壁,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跪下去。
“真是谢谢你们……”彼得低声咒骂着,那两个罪犯已经被他倒吊在了警察局门口,他在他们身上糊了足够多的蛛丝,确保他们足以被吊到大脑充血。
彼得最终决定在路灯下坐一会儿,他实在是没法继续走了,他家离这还有两个街区。
但这离另一个地方很近。
当韦德赶过来的时候,彼得正在翻看相机里的照片。他确实被那两个家伙揍得很惨,只看图片他就能回忆起当时的痛感。
“你觉得这张怎么样?”彼得举起手里的相机在男人面前晃了晃,“这次我可以交给詹姆士很多他想要的照片啦。”
“你为什么刚刚才给我发简讯?”韦德高大的身躯几乎挡住了所有的光,将他笼罩在一片阴影里,“他妈的为什么你被人揍完了才想起来找我帮忙,小蜘蛛?”
“因为我不想露宿街头还想接受一次温馨的治疗?”彼得将膝盖上的伤口展示给韦德,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姿态,“也许我还能在睡觉前得到一杯温牛奶?”
韦德最后选择把蜘蛛男孩扛在肩上带回了他的安全屋,并在对方挣扎的时候在他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你最好老实点,蜘蛛侠。”
他从自己乱七八糟的衣柜里给男孩找了件蜘蛛侠的T恤,码号有点大,他就干脆没再找裤子。
“把你的紧身衣脱下来——我猜我还得帮你补补衣服?”
“谢了,Daddy,”彼得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毕竟我的家庭作业还没做呢。”
韦德拉了张椅子让彼得坐在上面,让他可以在完成作业的同时帮他清理腿上的伤口。
“你可以把脚蹬在我的大腿上,但是注意不要踩到我的鸟。”韦德一脸严肃地警告他,“否则我会代表它惩罚你的。”
彼得红着脸在他大腿上轻轻踹了一脚,接着又因为膝盖上的伤疼得呲起牙。
韦德接了盆温水,将毛巾浸湿后开始仔细擦拭彼得的双腿。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在低声的咒骂,偶尔会拔高嗓门叫嚷着“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彼得有时会配合的点点头,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在听,他列下算式的速度就跟韦德的语速一样快,当他写完他的家庭作业时,韦德正好打完了最后一个白色的蝴蝶结。
然后他意识到韦德的话真的太多了——
“等你下次巡逻遇到那些——”
“好的,Daddy,”彼得忍不住打断他,“我现在可以得到一杯温牛奶然后去睡觉了吗?我希望明天你能把我的制服补好?”


03刺客虫


“你没必要帮我挡那颗子弹的,你知道的,我有超强的自愈因子。”韦德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将那块嵌进彼得肌肉里的弹壳夹出来,“你的大脑在那一刻抽筋了吗?”
“在原有的轨迹里,它会射进你的心脏。”彼得沉默了片刻,用食指点了点他的心脏,“你会经历死亡。”
“而它只会击碎我的锁骨。”彼得抿了抿嘴唇,嘴角绽开一个淡淡的笑,“这很值得。”
韦德知道彼得喜欢同命运进行一些具有欺骗性的交易,这很冒险,但彼得热衷于此。
尤其是对于韦德,彼得一直在追求一种伤害的统一。如果他的大脑告诉他韦德会受到某种伤害,而这种伤害可以以一半的伤亡率转嫁到他自身时,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韦德知道这是彼得对他的保护,但他并不享受这个。
当彼得的鲜血飞溅到他的脸上时,他感受到的是比死亡更为惨烈的疼痛。
“我从不畏惧伤痛,”韦德用绷带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用指腹磨蹭着彼得的下巴,“也从不畏惧死亡。”
他轻轻地在彼得的眉心烙下一个吻,“我只害怕失去你。”


END没啦_(:_」∠)_










评论

热度(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