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Eye to eye》04(上) [spideypool/向哨]

年黏:

04.(上)


 


“如果你想要醒来,你就得幻想期望的场景。如果你想要离开,你就得找到指引的星星。”


 


韦德很早便从彼得手中将骷髅接了过来,连带那只精疲力竭并且刚刚完成进化的沉睡的蜘蛛。对于彼得的精神向导的评述,韦德几乎可以一语下定论。他不曾去刻意阅读过彼得脑内的“日记”,但他就是如此了解彼得。并非彼得肤浅,而是他曾如此熟悉彼得的人生轨迹。


从彼得零碎的记忆线索里,韦德随意捕捉便拼凑出一个大致的故事。


 


纽约,皇后区,彼得曾经有一长段时间都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寄养在普通的家庭里,亲眼看见自己的叔叔被狂暴化的哨兵杀死,自己却意外觉醒成哨兵,自己当时痛恨欲绝的哨兵。然后他发誓要保护那些纽约的民众,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民众,这是他第一次领悟到哨兵的“天性保护”[1]。


在他摘下那书呆子眼镜前,他还经常被那些过早便敲定哨兵血统的孩子关进储物柜中。普通人不应当在某些方面比哨兵更优秀,哨兵们大多也只能看上优异的向导,彼得不是,彼得什么都不是。


所以他也曾短暂地因为拥有哨兵的力量而感到欣喜,之后他遇见了格温·史黛西。似乎聪明的孩子总是觉醒地那么晚,格温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彼得成为哨兵的人,而她也预感自己最终会是个完美的向导。彼得开始感觉自己的人生在慢慢变好,坎坷慢慢平息,他掐着秒钟度过漫长黑夜。


可是那么好的格温却永远地离开了彼得。彼得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脑内听见格温的声音时,她于瞬间觉醒向导的血统,却又瞬间被死神攫住。格温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爱你,彼得。”只有彼得一人听见了这句临终前的告白,它只存在于二人的脑海里,彼得甚至怀疑,这句话是否真实地存在过,存在过又会留存多久,像一阵风还是像一座碑。


彼得这辈子做过最艰难的事情就是抛下他过去的生活,那些日子,还有活在那些日子里的每个人。[2]


 


但现在看来,彼得就连自我都没有完全寻见,也不知道究竟应该成为怎样的人。他的蛛网发射器里装填了子弹却从未想过使用它们,改换了制服样式,它看起来比从前那套酷多了,但其包裹住的还是从前的纽约的彼得·帕克,而不是Assassin Spider-Man。


他们的直升机已经停落在了夏威夷群岛,韦德伸了个懒腰,闭眼深入自己的精神领域,叫醒了略作贪睡的彼得。彼得突然从副驾驶椅上直起背来,他一边大喘气一边朝韦德道:“上帝啊,我还以为能再睡一会儿。”


“伙计,我可不是你的闹钟。快擦擦口水起床了,罗根也见过你这幅睡得迷迷糊糊的模样吗?他一定会踢爆你的屁股。”韦德收拾好了他的粉色小书包,彼得的五感迅速回归到一种高敏感度的状态,他能通过细微的声响分辨出小书包里到底装了多少支枪,不过包里还有几个罐头,这真稀奇。


随着彼得的呼吸,他感觉自己的某些地方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他一时无法辨明。突然,彼得想起了什么,他在心里呼唤着本——那只精神向导蜘蛛,但起初的几秒里,本毫无动静。彼得刚想询问韦德什么,他就感觉到了什么跳到自己的后颈上,本纤长的肢体点触在他的脖子上,小小绕了一圈,最后沿着下巴爬上了彼得的脸,又跳到了彼得的鼻子上。


彼得忍不住一笑:“嘿,真是个调皮的男孩儿,让我瞧瞧——噢恭喜你小帕克先生!你又长大了一圈!你屁股上的红纹真好看。”彼得双眼聚拢,想要观察鼻尖上停留的本,最后彼得发现自己的姿势变得很奇怪,于是彼得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将本摘下来放到手上。


就在彼得与他的精神向导小小地腻歪的时候,韦德甩着安全带的金属头部狠狠地敲了敲一旁的铁壁:“真是感人的‘丹尼男孩’[3]式会面,不过我要提醒你,我们该走了,继续留在这儿会让我的神经感觉很难受——就像有人在拿你的神经线路弹三味线[4]一样。”


彼得这才发现机窗外他们降落在了一片海岛的沙滩上。这儿太过醒目,兴许不出几分钟就会有什么人前来调查。韦德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他的手里攥着一个老旧的手机,那种能待机很长时间并且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过时机器。


两人在沙滩上一前一后地走着,甚至可以称作漫步。夕阳已经西下至岛屿的另一侧,拉长的树影下两个人在“惬意”地行进,彼得问韦德道:“你在等什么人的联络吗?”


韦德不耐地用手指摩挲着手机上的塑质按键,他原本不想回答那么多,但如今的此处此景实在是太过无聊,韦德也控制不住自己说话的欲望,于是他便回答道:“是的,有人应该打电话向我保平安,这是她每日的例行公事,况且她还是个机器人,所以她从不会迟到。”


“但现在她仍然没有给你打电话。放松,伙计,即便她想给你打电话,但我认为这样的海岛没有覆盖通讯网络……”彼得跑上前去拍了拍韦德的肩膀,韦德竟然很有礼貌地点头向他示意,不知是感谢还是什么其他意味。


很明显,看上去并不怎么轻松的彼得,他的安慰之语也同样不能令人感到宽慰,不过韦德的心情变好了些,他指了指树林深处,两人迅速地进入了丛林,韦德一边带路一边道:“我要带你去见见老朋友,我想他是我现在唯一能找到并且有可能帮忙的熟人了。”


彼得对此保持疑惑,况且他身为Spider-Man,能以蛛丝的方式荡行,为什么还要靠走路?彼得在韦德的身后一步一步地跟着,他几次都要超过韦德的步速,彼得干脆对韦德道:“我背着你走吧?毕竟你是个向导,而你只需要给我指明方向。”


然而对方的反应才像是见了鬼。韦德兴奋地鼓起掌来,他道:“你可是第一个将我正儿八经当做向导来看的家伙,不过我很遗憾地恭喜你,在我回老家以及遇上你之前我一直都还是个雇佣兵,当然,现在也是。任务对象的人头就是我的通行证,我经常用向导的把戏欺负那些家伙,而他们至死都以为我是个哨兵——”


“所以你不需要对我施以同情,况且我真的很怕把你再压矮上个五公分,这样你看上去就更像个童子哨兵了。”韦德比了个相框的手势,伸到彼得面前,彼得愤怒地拍掉了韦德的手。这个家伙拒绝好意的方式实在是特别,特别地令人后悔自己怎么会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经过彼得的变相催促,二人行进的速度更快,与此同时,夏威夷的夜色沉降下来,树林里扑闪的夜行生物也开始出没,海岛上悬停的星光透过枝桠洒在一望无际的穹宇,彼得哨兵的五感开始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信息。


他似乎在不远处听到了人声,而且动静还不小,他还能听见游艇划破海浪的声音,听见靠岸的口令,而丛林深处终于看见了一些除了树之外的东西。那儿有个巨大的空间,如果从空中俯瞰下去,如同一只眼的眼瞳处的位置上镶嵌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建筑。


韦德开始改换潜行的姿态,跟在他身旁的彼得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他都没有发现自己开始喋喋不休,他问道:“那是什么地方?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就这样潜入进去吗?我猜一定有很多警卫……噢我,我听见骰子的声音了……”


“我们就像是在做《芝麻街》[5]的外拍节目,你是那只好奇心旺盛的大鸟[6],可我没有香香饼干堵住你的嘴了所以你再问下去……”韦德停顿了一下,他故意侧过脸去并将脸凑近彼得,他伸出一根手指,非常郑重地说道:“我就要把你亲倒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


忍无可忍的彼得终于受不了,似乎是气急之下又不忍一拳揍倒他的向导,彼得只能抓狂地用双手捧住韦德的脸,他将韦德脸都挤成了鬼脸的形状,怒气中又带点羞赧地道:“事后我一定会把你用蛛丝倒吊在椰子树上让你一句一句解释清楚。”


“我会的,所以现在就相信我,跟着我,好吗?我们的精神触丝[7]相处地如此愉快,我不想我们之间再发生什么火药味浓烈的事情了,不过我很乐意嗅见浓烈的费洛蒙,例如什么‘发情’的费洛蒙之类的……”哨兵与向导间是确实存在一种特殊的费洛蒙的,他们称其为“灵魂坐标”[8],但那太难寻见了。一百对哨兵与向导中兴许只有一对会进行灵魂绑定,而绑定的前兆就是这样的奇异的性费洛蒙,它的产生方式与作用原理这么多年来都从未被摸清,几乎是一个传说。


彼得的脑内一闪而过这个名词,他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今后它会出现吗?无人知晓。


 


韦德拉上彼得的手,二人极速穿行在丛林中,终于到了林木的边缘,而那幢壮观的建筑物完整地呈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如果不出彼得所料,这应该是一个赌场,而且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地下赌场,尽管它像颗明珠一样镶嵌在海岛上熠熠生辉。赌场的门前往外是一个修葺豪华的码头,一路上铺满了美丽的热带花卉,星光小径布满了赌场周围,而那些欢声笑语就从赌场与码头两边传来。


“我实在是不想弄伤我这位朋友,所以等会我需要你轻柔地出手,我们要将他绑架过来——之后再谈些合作的事项。我发誓我只是为了解决我的人身安全问题,出于人道主义请求我的朋友们帮忙,只不过我被Wolverine伤透了心……”韦德捂着他的心口,以控诉罗根的方式来骗取接下来暴力合作的许可。


然而彼得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他虽然觉得绑架是不对的,但有些问题确实不能在大庭广众下以三言两语就解决。“我已经跟着你到了这里,没有不帮忙的道理。但你要保证,这不会是什么圈套……”


 


‘诚待如己,灯塔前行。’[9]”韦德举起右手,竟有那么短短的一瞬,他的神情肃穆庄重,宣誓来得突如其来,彼得愣在原地,他皱眉微微侧头,似乎是不敢相信。他过去只在课堂上听过这句宣誓语,那时他还是个孩子,未曾想过他会有一日会亲耳听见,并且这宣誓的对象还是自己。


毕竟彼得小学的时候还不曾知道,自己日后会成为一名哨兵。海浪与风声揉碎了嵌进彼得的感官里,他敏锐的五感因为羞赧而更加敏锐,短尾的身形可爱的夏威夷蜜鸟划过夜色,星幕下一位向导的宣誓令一位哨兵心跳如鼓,这样的故事总是被爱情小说里所描绘,可彼得从未想过这样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彼得知道他要以怎样的誓言同样许下承诺。他举起右手,一字一句说道:“‘忠卫至终,盾剑周护。’”说完后他们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彼得不由得屏住呼吸,他没说错吧?


毫无保留。


毫无保留。


韦德和彼得相互碰拳,肉体与肉体相碰间发出了敦实的响声,轻微的疼痛从指骨传至手臂,彼得因为紧张甚至感觉手臂都有些发麻,但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唯有一点他很想大声宣泄:这宣誓来得太突然了!虽说当哨兵与向导达成合作关系时,他们必然要经过宣誓流程,但这还是太过于惊吓。


“所以没什么圈套在前面等着你,要有也是圈套在前面等着我们。敌人的攻击可不针对个人,你遭殃了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韦德掏出他的枪,利落地上膛。他的解释很有力,至少在经过了宣誓过程后,他的解释变得掷地有声,彼得点点头,他没有任何想要质疑的了。


他不会质疑自己的向导,他们毫无保留。


 


 


[1]天性保护:哨兵本能,这是他们骨子里的保护弱者的责任感。但现在因为社会问题,很多哨兵已经开始抵抗这项本能,并且出现了一些情绪反弹。


[2]:出自《究极蜘蛛侠》32,刺客蜘蛛出场时的叙述。


[3]“丹尼男孩”:《Danny boy》,爱尔兰民谣,不要看百度百科的瞎解释,听歌去体会就好了。


[4]三味线:日本传统弦乐器。


[5]《芝麻街》:美国公共广播协会(PBS)制作播出的儿童教育电视节目。


[6]大鸟:《芝麻街》主角之一,平时最爱吃鸟食香香饼干。他性格开朗,积极,就是反应稍慢,面对新事物总是很兴奋,碰上问题从不气馁,深得朋友欢心。


[7]精神触丝:如果说精神领域是哨兵向导的精神部分的“躯干”的话,精神触丝就是精神部分的“四肢”,精神触丝的结合有助于哨兵与向导的合作关心更进一步,包括默契增加,以及今后指引五感和疏导狂暴化等。


[8]“灵魂坐标”:私设,有灵魂绑定潜力的哨兵向导将会在进行灵魂绑定前释放出名为“灵魂坐标”的费洛蒙以催发结合。


[9]宣誓词:私设,一旦进行宣誓,就说明哨兵向导的关系迈入了新境界。




====================


之前在想,会不会因为专有名词太多了,大家阅读起来会比较辛苦,所以这次的注释多做一些,日后我也会专门整理一个私设完整版出来。




这章写得我尤其辛苦,不知道为啥,寻找一个写作平衡点吧。不过我真的超心疼这两个人的,唉,刺客小虫和好坏丑设定的贱贱都那么令人心疼。


非常喜欢宣誓桥段wwww


第四章下半部分出现新角色~剧透一下,是牌皇~




老规矩,少点赞,转发评论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T T



评论

热度(103)

  1. 西泽年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