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Eye to eye》02 [spideypool/向哨]

年黏:

02.


 


彼得愈是注视着静止的小红蛛,思维愈是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洋潮里,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与放松正轮番抚慰他,直到Deadpool用一个响指结束了这个恍惚的失神状态,彼得如梦初醒。


彼得就像个傻乎乎的童子哨兵,像是这辈子都没尝过向导的甜头或者吃过向导的亏似的。今天他受到的羞辱够多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回来,好男孩儿,你平时可不是这么洒脱的性格,那个平时比谁都胆小的家伙去哪儿了?”彼得俯下身来对头骨里紧紧贴附的精神向导这么说道。


而Deadpool百无聊赖地挠了挠屁股,然后又用同一只手掏了掏耳朵。“我要是你口中的那个小男孩儿,我一定会将我的双手高举起来,给你比上两个闪亮的中指——哪个男孩儿会承认自己是个懦夫?”


话虽如此说,Deadpool还是微微侧头轻点示意,因为刚才彼得就送了他一个闪亮的中指。彼得虽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很放松,威胁感像是被统统屏蔽在外,但他还是下意识紧张。最后还是Deadpool做了些什么。


他将头骨倒转过来,使劲叩了叩头盖骨的地方,一下一下,每一声都像是敲进了彼得的心里。彼得双手作捧状,伸到头盖骨下方的空旷处,片刻后他就接到了那个坠落的可怜的小家伙——明明它即将要蜕皮了,但两边的主人都无情地拒绝了这样的事发生。


是的,那个骷髅头是Deadpool的精神向导,Deadpool挥手间它就消失无踪。眼看着某个时间即将到来,Deadpool稍显焦虑,彼得捧着他的小蜘蛛回到了客厅,而Deadpool倚靠着灶台,视线穿过半敞的门,注视着那个哨兵男孩。


 


精神向导总是能说明些什么东西。尤其当一个哨兵与向导相碰时,几乎是不可避免地,他们会撞击出灵魂屏障的一个缺口,而对方就借此缺口窥视着对方赤裸的灵魂本真。很不幸的是,这个蛛网面罩是个彻底的童子军,战略性的哨兵潜藏技能,他几乎一无所知。


他的精神领域几乎是裸奔着向Deadpool跑来。Deadpool连这个家伙的屁股都不能拒绝,更别说美妙的精神领域和韦德本身几乎爆炸的好奇心了。之后他干了一些事,悄悄地,并且短时间内的彼得不可能会发现。这是来自一个老向导的灵感之作,也来自他的临时起意。Deadpool的手边又出现了他的骷髅头小跟班,他敲了敲头盖骨的地方,骷髅头随之轻颤两下。


Deadpool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彼得是个好家伙,他也有一段故事,那段故事对于彼得的人生冲击并不亚于什么别的悲剧。这让Deadpool想到了自己为何会被吸引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他们都丢弃了什么,丢弃了那些人生中最棒的东西。


 


“你太了解我了……我只能这么做,巴特勒的家伙们已经很近了,这是他们的机会,同样也是我的。”


 


Deadpool用胳膊夹起他的骷髅头,走出门去,套近乎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彼得身旁,他道:“彼得,我为我的鲁莽感到抱歉,你也知道的,我身体里还有一些人造的管子代替了我的血管,它们很疼——”Deadpool装作似乎很疼的样子,他故弄玄虚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打滚。


而彼得之前在安抚着自己的精神向导,此刻他直接将自己的蜘蛛收了起来,转而一脸正色地对Deadpool说道:“这不公平,你是向导,这不公平。”


“呃,什么不公平?你不能像个小学生一样大喊着不公平然后用那样气鼓鼓的样子看着我,你的脸都鼓起来了。这样对我也不公平!”Deadpool感到很冤枉,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这个哨兵的种种举措,这人太单纯太难以下手欺负了。彼得的表情根本没有给Deadpool拒绝的机会!


彼得扯了扯自己的面罩,将它拉得更加紧实,他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Dead……噢,我知道了。韦德,韦德·威尔逊。多么伟岸的一个好名字。你满意了吗?”韦德非常识趣地自报家门。反正日后也不会有人记得他的真名,Deadpool这个名字早已深入人心,说与不说都一样。


然而身旁的人似乎默念了一下那个名字,应该是记在了脑中。彼得略带疑惑地问道:“韦德,之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是还在那个排泄口……不,管道口吗?如果那个浑身疤痕的家伙是你……”你会有一双蓝眼睛,一双蓝洞般深邃又迷人的眼睛。


彼得注视着韦德头罩上两个白点,不由得暗讽了一下自己。


韦德回答道:“不,没有什么管道口,我在雪地里捡到你,你当时浑身冻伤,我本想把你就那样丢在黑熊领地,不过最近的确有些不安分的家伙中断了冬眠,他们总会出来晃荡。”


听见韦德否认了那个场景的真实存在性,彼得感觉自己更加混乱。当时的感觉明明如此真实,雪扑打在脸上的触感,自己饥寒交迫即将倒下时的挣扎,看见尸山时的震撼,这些感觉都如此真实。退一万步而言,哨兵的五感不可能出错。


彼得皱眉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哨兵的五感怎么可能出错呢,我就是在那儿找到了你……”


你的确在那儿找到了我。这也是你现在还活着的原因。


韦德说完这话便起身,他要去厨房拿些啤酒。该死的罗根还没来,他已经迟到许久了,韦德拿着酒瘫倒在沙发上,他道:“加拿大冬季的路上也会堵车吗?或者他是骑着黑熊过来的?”


“不。”彼得以自己的经验判断,“罗根一定是碰见了什么——”


 


话语还未落,一阵猛烈的踹击声便响了起来,几脚凿下来,铁门惊现严重的内凹变形。彼得蜘蛛感应狂闪,他一个纵身跳到了天花板上倒挂着,并注视着门上的情况。韦德连忙举起一只手来,他朝彼得道:“别那么紧张,只不过有些误会……”


正是说这番话的时候,大门终于被一脚踹开,而门外的人气冲冲地走了进来,他竟然还会在进门后反手将门关上,而不是大敞着门在冰天雪地里和这个垃圾混蛋大干一场。罗根的艾德曼爪子弹了出来,锃亮的金属色泽昭示着他的杀意。


罗根俯身疾冲向韦德,他一张嘴便是加拿大小镇手卷雪茄的味道,他闻上去和韦德一样怪,罗根大骂道:“见鬼的雇佣兵,那些麻烦的家伙是你引来的吗。你他妈就是**,你的屁股后面总是跟着一大群苍蝇,你还要拖别人下水。该死的,Spider-Man,你是认真的吗?”


彼得呆愣在天花板上,他不知道罗根嘴里的“认真的”究竟指的是什么,是指训练吗?不过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韦德这家伙似乎在笑,面罩下的嘴咧开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弧度,他一定在筹划着什么,彼得那时好时坏的蜘蛛感应又开始蠢蠢欲动。


于是彼得问道:“什么认真的?我一直很认真……?”


Wolverine倒吸了一口气,他似乎是怒极地扭了扭脖子,彼得感觉大事不好,他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以他经典的匍匐姿势落地,但就当他想要起身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上顶上了什么东西。


那是枪吗?彼得心下一顿,登时怒气暴涨。韦德站在他身后,手上是一把老式的西班牙7.65mm波洛克转轮,生锈的枪口抵在彼得的后脑勺,还挑衅似得戳了两下。


韦德说道:“罗根,兄弟,我们必须要谈笔生意了。我现在穷得只剩钱,我要失去自由了,这是我最害怕的东西——”


罗根狠狠地啐了一口,他的艾德曼利爪快要按捺不住,Wolverine特有的低哑暴躁的声音响起:“这里没人和你是兄弟。自由?我们有过自由吗?像你这样的人活着就是对我们所有人的自由发出的挑战。”


“这可真是伤人。”韦德在面罩下撇了撇他的双眉,呈现出一个八字状,即便面罩下的面部只剩光秃秃的眉骨。就在他们不持善意的谈话中,彼得感觉不耐烦极了,就在韦德说出“这可真是伤人”这句话时,他身形一动,迅速抬手向天花板屋角射出蛛丝,借力一荡,赶紧逃离韦德那同样伤人的枪口。


彼得大喊道:“韦德,这可真是伤人,你对我掏出枪,我们之间完了,彻底完了。我的蜘蛛一定是瞎了!”


韦德一手拿着枪,一手摊开来,做出一个摊开双臂的姿势,他朝蜷缩屋角的彼得说道:“不然你想让我掏出什么?拜托,你的蜘蛛长了八只眼睛!它可比你看得清楚!”


一旁的罗根似乎发现自己被晾在了一旁,心中的怒火急于发泄而出,他几步飞驰上前,手臂猛地挥落而下,利爪像是破风一般直直刺向韦德。韦德灵活地躲闪着,即将逼至尽头时,他的手搭上了自己的瞬移腰带,并对罗根闪了一个Wink。


下一瞬间,彼得感觉自己身体一沉,有个家伙像树袋熊一样垂挂在自己身上,在一个晃神间竟是将自己拦腰给拽下了天花板,直直摔在了地面。彼得不由得骂了一句,然而一股大力揽过自己的脖颈,竟是挟着自己脖子,逼得彼得自己站了起来。他的脊柱紧紧地贴在韦德的胸膛,那家伙的体温高极了。


那把枪重新抵回了彼得身上,这次降临之处是他的太阳穴。而彼得的蜘蛛——那只总是在状况外的蜘蛛,突然重新显形,它在彼得的后颈上以蛛腹稳稳贴着,似是在安抚彼得的情绪。


这他妈是个什么情况?彼得一时间有种被蒙在鼓里的迷失感,他的蜘蛛示意他安静地停在原地,不要作出任何反应,而不远处的罗根喘着粗气将利爪插进了木制的桌面再狠狠拔出,似是为了泄愤。


这时候韦德开口了:“要么帮我,要么他会死。你之前应该遭遇了那些杂兵,但巴特勒的那些劣等哨兵不是最难缠的,好戏还在后头。”


Wolverine抬起下巴,他对这个家伙不屑极了,他要用下巴对着他说话。“我说过了韦德,这都是你自找的,而且你不能把Spider-Man拖下水,明白了吗?明白了就放下你那玩具枪滚出去,我已经替你收拾了一波杂兵,他们躺在几公里外。”


“不不不胸毛先生,你还没明白,他针对的是变种家伙们。这一个是我,下一个就是你——我们一个都逃不掉。为什么不能合作呢?”韦德十分“诚恳”地道。他还裹着那身舒适的浴袍,语气悠闲地似乎不知道他现在在悬赏榜上有多贵一般。


彼得不耐烦地跺起脚来。


韦德似乎感受到了彼得的不耐烦情绪,他话锋一转:“我认为现在的环境不适合Wolverine先生思考深邃的社交问题,正好,我们都需要一些空间,罗根你可以去外面想想——别那样盯着我,你以前就总是这样!冲出泽维尔学校发一通脾气,然后就回来老实出你的任务……”


“我去去就回来。待会儿你最好能准备一套完美的说辞!不然你还是得滚出去,这儿也是泽维尔学校的一部分。”


罗根控制着自己的脾气,那幢林中木屋是泽维尔学校的外派住所,他不能将它弄得一团糟,不然他一定会和韦德来次拆房大战,他们能将每一根木柱都拦腰削平。况且他确实感觉到了哨兵与向导间精神触丝的共振,这样成对的共振总在排挤着罗根和罗根的精神领域,让他难以自处,灵魂深处的逃离欲都涌现出来。


罗根狠狠地踢翻了韦德停在门侧的雪地车,并用自己的利爪刺爆了那些轮胎。这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第二机会主义者能比韦德高明,罗根至今也不知道韦德手中那把枪究竟是真枪还是假枪。


 


当Wolverine摔门而去后,尴尬的人依旧是尴尬的人。韦德松开了圈在彼得脖颈上的手,两手举起投降的姿势后退两步,然而这并没有用,灵活的彼得返身就送给他一拳,那一拳用力极猛,几乎是将韦德揍飞出去,但韦德的手里还死死攥着枪,在他的背脊狠狠撞在壁橱上时,他还将枪举了起来。


彼得几乎要躲闪到一旁去了,这一切都如电光火石般极快地发生,然而一声闷响后,韦德这个小丑又咯咯地笑起来——他的手上,那生锈的枪口里窜出了一丛红色玫瑰,虽然那是极为廉价的布纹花瓣,但它红得那么纯正。


韦德举起枪花,他另一手扶了扶自己揍歪的下巴,调整片刻后,他语声略有怪异地说道:“献给我的哨兵——‘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1]’……噢拜托,别让我唱完,收下他。”


“你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


彼得觉得自己要被这位名为韦德·威尔逊又名Deadpool的家伙逼疯了。韦德刚才莫名其妙地挟持了自己,而自己第二次竟然只是稍作反抗便停止了挣扎。他的蜘蛛疯了,和韦德一起疯了,大概疯子的魔力会传染,彼得也投降似得举起双手,他也要出门去,像罗根那样一起冷静一下。


但当他迈出一步,他终于发现了是哪里不对劲。


彼得沉思,他回想了方才罗根的举措,再望向韦德,韦德仍是那副躺倒在墙角无力起身的姿态,却高举着手里那束魔术枪花,时不时还晃动两下。“你的哨兵……?我不是任何人的哨兵,我也没有任何一位向导。”彼得皱眉说道。


韦德肯定是朝他眨了眨眼睛,彼得万分确定。“我,我啊,我是向导,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了——”韦德这么说道。


“人尽皆知……?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彼得疑惑地侧头,他仿佛落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他刚才似乎还在罗根在场时朝韦德大喊“我们之间完了!彻底完了!”。然而现在的彼得也觉得自己完了,他彻底完了。


因为韦德这样回答他。


 


“我的精神触丝已经和你的精神触丝一级融合了,这是奇迹,不是吗?”


=====================


[1]:出自《The Rose》,Westlife的歌。整段歌词如下: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而相爱的人只需铭记,纵使冬日里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在寒冷刺骨的雪地下面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只要存在沐浴阳光之爱的种子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当春天到来,就会幻化成一朵玫瑰




=====================


这章写得好开心哇wwwwww


特别喜欢写贱贱的台词,老是带双关,超有意思。


大家总是在说令狼叔误会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各位小天使看了能积极转发和评论!!年是不喜欢日更的!!给我一点点日更的动力!!!!



评论

热度(182)

  1. 西泽年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