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泽

《Eye to eye》01 [spideypool/向哨]

年黏:

01.


 


这是一片寒霜风雪永世徘徊的地界,不远处能看见锯齿状的雪峰,周遭荒无人烟,有流浪者在艰难徒步着,但实际上他并不能感觉到冷,他的皮肤都被冻伤,灵魂深处却灼热着,雪盲没有将他催眠,反而使他难得地稍显暴躁。


流浪者想念着热可可,他过往拥有的生活总在他倍感脆弱的时候提醒他,提醒他一些对于过往而言兴许无关紧要的事。不过这也不是最艰难的时刻,流浪者眼看着走到了一片山谷处,奇异地,脚下的积雪开始变薄,冰晶凝结的纯粹的水与荒野的气味变得寡淡,有什么浓烈的东西在山谷的深处。


流浪者注视着。他的面罩上有一对大眼睛,随着他的眯眼也收缩些许。流浪者彼得的前兆——那称之为蜘蛛感应的前兆之前的前兆,已经在隐隐提醒什么了。


他翻越着山谷,那变硬变薄的积雪上,已经散落着些奇怪的东西。彼得拾起那些布片,他拿到鼻下嗅了嗅,很可惜,自己的鼻子似乎被冻坏了,他只能闻到淡淡的药剂与各式化学液体的味道。再往前走几步,彼得捡到了一件兴许算是完整的病号服。


这儿为什么会有病号服?彼得踌躇了片刻,然后将病号服披在了身上。事实上这真的太冷了,他的躯体源源不断地在向他的大脑皮层发送寒冷的信号,但由于哨兵的狂暴化征兆来临,彼得知道他很冷,但也仅限于知道而已。


一路上彼得捡到了三件衣服,最后一件衣服上挂着一个似乎是显示编号的号牌,号码足足有十二位数。彼得将那些病号服穿在身上,扎紧腰带,他即将要翻到山谷的内侧,而他的蜘蛛感应竟然突如其来嗡鸣了起来,彼得跨过了窄窄的山脊,看见了山谷内侧的景象。


 


该死的,他的头更疼了。不,不仅仅是头疼,甚至是感觉整个头皮都发麻。


 


这简直是一个巨型的乱葬岗,他数不清那些浅浅埋在雪里的头骨与散落的残肢,僵白发青的死去的躯体像是组成山体的泥土一样层层堆垒,死去多时的人压在最底端,而上层的尸体的上还有血的鲜红痕迹。


“看来上帝不仅是忘记了我……见鬼的,这简直是地狱……”


彼得停住了脚,他几乎能感觉自己踩着的雪地下几寸就埋着一些尖锐的骨片,一阵凛冽的山风呼啸而过,极冷的环境下,腐烂的进程被极好地掩藏在了雪下,只有浓烈不散的血腥味侵袭着彼得的神智。


作为一名哨兵,他的五感尤为发达,所以他对这样的场景感到万分不适,但彼得还是忍住不适往山谷下走去,愈走近愈能看见尸山簇拥的中心是怎样的情形——那是一个管道口一样的地方,而每一具残破的躯体就像分娩一般从管道内排出,随即滚到了冰天雪地里。


噢,这个比喻真是太恶心了。彼得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他不知道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能大喊,反倒是提高了注意力。他的蜘蛛感应响个不停,似乎告诉他这儿存在的危险,而他的精神向导——一直蜷缩在他颈后的那只放射性红蛛似乎也有些暴躁,在彼得的后颈爬来爬去,惹得彼得很不舒服。


他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脖颈后侧,忍不住提醒道:“嘿,拜托能不能不要像个五岁小男孩儿那样满房间跑来跑去,老实点,回到你的房间睡觉——噢我这话真像个无可奈何的母亲。”


彼得安抚了自己的精神向导,这才往管道口处走得更近。就现在而言,他还没有看见一个活人。管道口附近的躯体还比较完整,身上插着废弃的管子,四肢被拧成诡异的姿势,或是长着非人的脸孔。


这儿怎么会有活人呢,彼得刚刚如此想到,就听见一阵诡异的声响,什么重物敲击着铁壁,似乎是滚落了下来,彼得皱眉闪到一边,一秒后有“新东西”被管道“生产”出来了。那具躯体是完整的,四肢与脑袋都在,他滚到了几米外,以婴儿的姿态蜷缩在雪地里。


彼得几乎一瞬间就抓住了那人胸膛的微微起伏的景象,他跑上前去,这是他见到的唯一一个活人,即便这个家伙身上千疮百孔,身体上许多皮肤不知所踪,那些肌肉就赤裸裸地袒露出来,还有脓水和腐烂的洞,可这家伙还活着。


彼得开始自言自语壮胆。他的确不太乐意翻开一个半死不死的人并去确认什么。


“嗯,还活着就很不错,祝贺你,所以让我们来看看我该怎么带你离开这里……我的老天,你还真不小……这句话有两种意思,我是夸奖。”彼得对这个将死之人开起了善意的玩笑,他不想去搜刮那些腐尸上的衣服,遂解开自己的那些外套,给男人披了上去。


 


彼得已经进行了三周的雪原训练,金刚狼在目标地点等他,而他现在正在奔往那里。但不凑巧的是,罗根选的这片加拿大雪原真是荒芜地令人发狂,彼得太难找到一个活人了,这使他不禁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某个饥寒交迫的夜里,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幻象了。


所以彼得尤其希望这个赤裸的男人能醒来,对他说一句话也好。彼得是蜘蛛侠,他也会承诺将这个男人带出去,他会为此尽力。


于是彼得等待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编号是什么,因为他是赤裸出现的。


时间的流逝似乎变得不可估,彼得不停地深呼吸,他感觉自己狂暴的欲望又翻涌上来,他坐立不安,时不时站起来,绕圈跑上十分钟,身为哨兵,控制狂暴也是他学习中的一部分,罗根就是个典范,彼得敬佩他,于是也学习了罗根的傻跑政策。


白昼无限长,彼得感觉自己好些了的时候,他就又会坐回那个躺倒的男人身边,继续等待。彼得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明明可以离开的,他自己潜意识里知道,带一个可能是试验品的家伙翻山越岭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彼得揉了揉脸,他就当自己被哨兵的狂躁冲昏了头脑吧。


 


直到那个男人的意识开始复苏,僵硬的身体开始缓慢挪动,彼得面罩下的脸上写满了期待,他兴奋地碎碎念道:“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你差点错过了全世界!”


彼得很高兴,在这样的尸体堆里还能活下来某个幸运的家伙。他的蜘蛛感应在此前就诡异地停止了响声,而男人只是缓缓地转身,高大的身躯平摊在雪地上,白昼令人欲盲,他艰难地抬手遮住了光线,随后他缓缓睁眼。


 


彼得与男人目目相对,整片天地静谧无言,山风停止呼啸,雪下的溪流也不再敲打山石,雪松在寂静里将松散的雪抖落了下来,却没有任何声音。


彼得与男人目目相对,彼得完全沉浸在了那双眼睛里。


 


 


似乎跨越了一片深海一般的混沌状态,彼得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像是喝醉了酒,昏昏沉沉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他头晕目眩,黑暗永无止境,彼得这才发现自己是闭着眼的,他勉力挣开眼睛,结果陌生的景象冲击着他的脑子。


彼得看清周遭后,突然就从柔软温暖的地方坐了起来。他在迷糊状态里大喊了一句:“这里是天堂吗——”


“如果天堂的守卫让你们脱光进屋,那你得记住,你一定是嗑药进了什么狗屁夜场。拒绝他,拿上你的裤子就跑,像个处男那样!”戏谑的声音传来。彼得感到很疑惑,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臂袒露在外。视线再下移,彼得心里骂了一句Damn it。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彼得发现自己在一个林中木屋里醒来,有着温暖的床,他还被脱了个精光,壁炉里的火烧得旺极了,屋子里残存着烟与酒与食物的味道。彼得暂时没看见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他蹙眉,用枕头挡住下体,走下了床。


他扫荡了一遍衣柜,空无一物,好在彼得在床尾找到了自己的紧身衣制服。他连忙想套上衣服,却听见身后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彼得下意识停下自己的动作向后望去,看见了一个红头套的男人靠着门框——端详他赤裸的屁股。


“你是想向我炫耀你那形状完美的好屁股吗?”男人指了指彼得的屁股,又指了指自己,最后吹了声口哨。彼得这才解除了呆滞状态,连忙将裤子套好,拿着上衣转身面对那个红头罩,却发现那个红头罩又消失了。彼得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秒他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他的精神向导消失了!那只小小的、几乎无人能察的小蜘蛛!


它原本应该趴伏在自己的颈后,虽然作为灵魂生物,它的存在感在安静时低得几乎消失,但彼得找不到它时也是会急丢半条命的。他摸了摸胸口,哨兵狂暴化的心脏烧灼感已经消失了,这让他能集中注意力处理当前情况。


他刚才不是在那什么乱葬山谷吗?彼得站到窗前往外眺,发现窗外仍是一片茫茫雪,这应该还是在加拿大边界的山区,根据雪松的树种可以如此判断。彼得叹了口气,将衣服完全穿好,这才走出了房间。


这间林中木屋不小,甚至算是豪宅了——有一个很大的客厅,客厅的地毯是一张粗糙处理的熊皮。彼得隐约听见了一点声响,他顺着声音走去,终于找到了刚才红头罩的男人,不,应该是穿着全套红色紧身衣的男人,他身上裹着珊瑚绒睡袍,一副闲适度假的样子。


彼得很尴尬,他出声问道:“请问……这是你家吗……?对于突然的来访我表示很抱……”


然而那个红头罩打断了他。“我很乐意和你客套一下,但我觉得你说得越多就会在知道真相时越生气——这当然不是我家,谁会在家里佩枪?我在准备早餐,罗根马上来了,他要是发现我事先抵达了这里并且杀掉了一只他还算喜欢的熊,我会将你的这番道歉辞一字不差重复一遍。”


红头罩还展示了一下自己腰间一圈的装备。彼得看见那一排手榴弹和手枪时都忍不住皱眉。“你认识金刚狼?所以……这是他所说的秘密基地?”彼得问道。


“真是‘浪漫的’暗号,我对你们所说的秘密基地简直太感兴趣了。走吧,展示一下,就这破房子有什么秘密可言?不过你想来串烤肉吗?”


红头罩的话题跳跃太快,并且前言不搭后语,最后彼得只能以一个很美式的方式重新开始一场对话,那串熊肉确实也很吸引人。彼得接过了烤肉,道:“我是Spider-Man,uh……可能现在要换个名字了,Assassin Spider-Man之类的……”


“噢,这真酷,真是一个掷地有声的自报家门。”红头罩掀开了自己的面罩,开始享用他的烤肉,随后他开口说道:“如你所见,Deadpool!好吧这才是正确说自己的名字的方式,掷地有声,仿佛全世界都认识你一样。”


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彼得吃了一口抹上了不知哪儿来的墨西哥辣酱的熊肉,只能说肉本身还不错,况且自己真的已经非常饿了。期间彼得不禁打量Deadpool,却突然发现他下颌和颈部的那些皮肤十分眼熟。


说实话,彼得并不确定刚才自己经历过的地方是不是一个梦。他得确认一下。


于是他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彼得还没说完,Deadpool便侧脸并微微俯下自己的脸,那眼睛处的两个白点对着自己的双眼,这令彼得感觉有些不自在,Deadpool理所当然地耸肩:“如果你说的是刚才那个山谷里的直肠和排泄口……”


这比喻真是太恶心了。彼得道:“所以你就是那个被排泄出来的……你自行理解吧我无法说出口,我还在享受我的早餐呢。”


“我很欢迎你去参观那个地方,而且还是一个狂暴化边缘的哨兵——正常的哨兵只会绕开那里继续走,或者借助那些玩具一样的躯体发泄一下自己的屠杀欲。小彼得,我知道你的名字,罗根没有教导你怎样关闭你的精神领域吗?我几乎连你小时候被哪些孩子欺负的事都快记住了——”


 


就在下一秒,彼得的蛛丝就糊上了Deadpool的嘴,Deadpool孜孜不倦地嚼着他的熊肉,还吞了下去。哨兵的恼羞成怒总是那么有趣,Deadpool摊手。


“你是个向导。该死的……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敌人还是什么……但我发誓,如果你再随意探知我的精神领域,我会把你绑起来倒挂在门口以欢迎罗根。”


彼得的确想这么做了。Deadpool的态度显然很闲适轻松,如他的休闲的度假穿着一般。他伸出一根食指左右摇晃了一下,彼得觉得面前的家伙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怪人,然而Deadpool就像小丑一般,故作玄虚地将手伸到了身后,似乎掏出了什么东西,他将那样东西递到了彼得的面前。


 


那是一个骷髅头,而且还是一个泛黄的、骨洞累累的骷髅头,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仿佛才从泥土中被发掘出,碎泥陷在骨坑里无法被清理。彼得的目光不自觉地被骷髅吸引去,而Deadpool就像一个深谙表演的魔术师一般,他掌控节奏,他迟缓几秒,这才将骷髅头翻了过来。


那里面攀附着一只蜘蛛,赤背的蜘蛛。它是那么平静,彼得几乎能感觉到它的欣悦。


 


彼得感觉很奇妙,他的精神向导怎么会跑到这样一个骷髅头里蜷缩起来。蜘蛛是警觉性那么高的动物,却又为何会被莫名其妙的人暗无声息地藏起,自己找了一圈又一圈都不见其踪影。


Deadpool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的嘴被封住,但他还是蹦了个词出来。彼得凭直觉猜测着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蜕皮”。




==========================


开新文啦wwww


不出意外,本文日更。会作为一个突发本参加帝都SLO9,全文先在网上连载完,我出本就只是要出个纸质自己留存而已(。




瞩目,是向导贱贱x哨兵小虫,向导x哨兵。


应该是好坏丑贱贱x刺客虫。但是我想写的刺客虫又会比较欧欧西,唉随缘了……


你问我这篇文的结局和走向?HE,走向正剧。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wwwww





评论

热度(243)

  1. 西泽年黏 转载了此文字